樓市快訊

載譽歸來

新世界發展的Victoria Dockside,現已成為維港海旁的最新一員,作為「國際藝術及設計新社區」,這個大型綜合項目糅合藝術、文化、款待及商務空間,締造香港未來海濱建築典範。繼推出K11 Atelier及全新設計的星光大道後,最新登場有香港瑰麗酒店,為香港尊貴奢華酒店之一,亦是該集團的旗艦酒店品牌,品牌旗下還包括紐約的Carlyle及巴黎的Hôtel de Crillon。


巍峨宅邸


香港瑰麗酒店於3月18日開幕,座落昔日新世界中心舊址,在20世紀初是藍煙囪貨倉碼頭所在地,見證香港由一個小港口演變成為商業中心,昔日九廣鐵路總站在鐘樓位置,帶旺尖沙咀,亦令該地留下豐富歷史文化,香港瑰麗酒店的設計,就是以這段歷史為主題。

這幢65層高的大樓花了七年完成,建築事務所Kohn Pedersen Fox獲得充裕時間為大樓塑造現代風格,讓建築物傳承當地歷史和海濱特色,以銅、石材及玻璃打造的外牆俐落地連成一體,與Victoria Dockside其他部分的不規則結構及起伏線條相得益彰。

採用銅及石材令人聯想到精緻的歐陸風格,負責為酒店提供室內設計的tonychi studio創辦人季裕棠表示:「這座大樓的設計不是從酒店角度出發,它本身是一項物業資產,如果它開放給公眾,我們該如何著手設計。新世界的創辦人及其家族成員都在這裡成長,所以我們反過來想,先在這裡打造一個府第,再把它轉為酒店。」季裕棠以高挑的窗戶及門、大量的木材、織品、皮革、精製金屬、花園、藝術和細緻瓷磚來營造大宅氛圍,讓酒店客人也可投入當中。酒店有超過400間客房及套房,佔43層,這座大宅的成功之道是私密溫馨,季最先想到一個問題:「如何令一間大酒店溫馨如家。」

細緻入微

季提到:「你感覺到自己身在一個地方,但那地方對你有甚麼意義?紐約的特色也可在香港找到,但兩者有甚麼不同呢?」他指的是瑰麗酒店明確的「地方感」住宿概念,在設計方面,擷取本地歷史文化作細節主題。

瑰麗酒店門外有一個環形車道,以Henry Moore的雕塑作為焦點,大樓各處共有數十件藝術品真品。酒店入口有兩個,分別為酒店大堂及通往宴會廳的門廊,宴會廳綴以一道白色弧形樓梯及淨色弧形欄杆,季採用近似倫敦瑰麗門廳的設計手法,把傳統宅邸建築重新設計,變成打卡熱點,充份展現酒店熱情好客的特色。

季解釋:「何謂款客之道?它與世世代代的人類文化相關,我們一出生就不斷學習如何以禮相待,無論在家中或外面,表現出應有的禮貌。今時今日,款待是我們生活中重要的部分,客人進來,該採取哪種交流方式,又或在街上,該怎樣溝通,酒店其實是城市的縮影。」

設計師選擇以細節演繹款客之道,比如在宴會大廳及活動廳如寶石般的大型吊燈裝飾,反映家族在珠寶業的歷史;酒店的粵菜館The Legacy House及行政酒廊,則以皮革及深色木材展示家族對馬術的熱愛。門廊高度是一般標準的兩倍,在這歐陸式大宅內一點也不突兀;在活動室有銀色馬匹雕塑造型的掛鉤,又以銅像作為男女洗手間標誌;酒店的活動空間最能凸顯家的主題—開放式廚房融入圖書館式房間,搭配展示藝術品的層架及暖色木地板。


客房樓層的升降機大堂均設計成休憩地區,客人可以在此互相認識及交流,靈感來自昔日大家族成員所需的會議空間;其他耀目元素還包括略帶裝飾藝術風格的地板及圖案(貨倉碼頭的成立正好是裝飾藝術的流行年代),與牆身、天花及燈飾的傳統亞洲風設計相映成趣。



儘管如此,季感到瑰麗酒店的設計尚未完成,因酒店概念會隨著新的需求而改變,所以要時刻準備就緒。季把好的設計比喻作音樂,他說:「我媽媽是音樂家,她說音樂家需要一直去尋找完美的音符。這家酒店的設計尚未完成,今天我完成了設計,但它會從今天起一直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