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郊野公園應否開發?

郊野公園應否開發?近年,世界各地政府對自然環境虎視眈眈。在四月中旬,美國參議院通過一項財政預算案修正案(SA838),容許獨立州份接管聯邦政府土地。但這項修正案並未引起關注,只有少數媒體跟進,其中戶外活動媒體Gearjunkie引述參議員Lisa Murkowski指:「這項修正案將全面改革土地政策,以促進經濟發展,並賦予各州份權力,改善現時的環境保育制度。」

雖然該修正案沒有法律效力,同時表明國家公園並不包括在內,但已被視為是打自然環境主意的開始。而在香港,開發郊野公園早已引起爭議。

土地浪費?
行政長官梁振英一月份發表施政報告,其中第72段提到:「為了改善環境,政府把大量土地規劃為非發展用途,包括郊野公園,並把新規劃發展土地的發展密度降低,造成了近年房屋供應嚴重不足。」由此可見,政府視郊野公園為浪費土地,而政府過去亦曾提出利用郊野公園土地建屋的構思。不過,這次引起了社會更大的迴響。

知名環保人士Martin Williams博士營運Hong Kong Outdoors網站,並積極參與「保衛郊野公園」聯盟。Martin表示:「梁振英暗示郊野公園浪費土地,簡直是大錯特錯。郊野公園是香港的瑰寶。香港的郊野公園佔地比例為全球數一數二的,一直令政府和港人引以為榮。現在政府卻將公園視為浪費土地,真是荒謬。」從政治層面分析,政府或試圖放出消息試探公眾反應,視乎民意取態再作決定。

犧牲小我?
社會上亦有支持發展郊野公園的聲音,認為只用小部分公園土地不會危害自然環境。第一太平戴維斯估值和專業顧問服務董事總經理Charles Chan表示:「市區土地幾乎用盡,因此必須開拓新的土地資源。郊野公園佔本港面積的一半,因此,長遠而言,發展公園土地是無可避免的。其實,只要撥2至3%的郊野公園土地建屋便足以滿足未來十年的住屋需求。犧牲這麼小的郊野公園面積,實在無礙市民享用公園。反之,眼見大部分人住在擠迫和危險的房,卻不發展郊野公園才是違反常理。許多郊野公園,例如薄扶林郊野公園均鄰近市區,毋須投放大量資源建設基建便可發展房屋。」

若當初土地規劃完善,更毋須發展郊野公園。思匯政策研究所研究總監Simon Ng在《南華早報》中撰文提出:「香港目前的住屋問題主要由於過去政府停建居屋和減少公屋供應,並以勾地機制取代定期賣地,使發展商得以操控土地供應。」Simon更指,低利率進一步推高投資者對房地產的需求。Martin對此深表認同,並指出:「郊野公園早於數十年前經已規劃,與房屋供應短缺並無關係。政府應該關注的是,香港有多少空置的住宅?有多少在炒家手上?」

Martin亦不同意香港無地可用。棕地、工業用地和舊農業用地均可建屋。除了天水圍等偏遠地區外,市區仍有不少舊區待重建。當初,社會期望天水圍能帶來大量住宅供應,減低樓價。但Martin認為天水圍和均規劃失當,無助解決住屋需求。因此,市區重建局需要更大權力,並發揮創造力妥善重建市區。他說:「香港有不少土地,政府需要努力找尋方法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但政府卻偷懶打公園的主意,只因其他方案的阻力較大,若牽涉圍村更要面對新界原居民的反抗。而填海或重新規劃公園的阻力則較少,執行更容易。」

土地用途
重新規劃公園真能解決住屋問題嗎?Charles表示:「這絕對可以增加中下階層的住宅供應。郊野公園會否用來興建豪宅取決於政府政策。政府可以限制郊野公園的土地只可興建以細單位為主的高密度住宅區,亦可用作興建公屋和居屋。」

不過,很多人均認為這不可能發生。他們認為毗連郊野公園的地皮,不論面積大小,均屬優質地段,只會用來興建更多豪宅,大部分香港人均無法受惠。Martin提醒大家:「這只是起樓賺錢,根本無助市民置業。梁振英本身來自房地產界,與該界別的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香港的物業發展涉及龐大利益,但香港社會卻欠缺民主制度去制約政府的權力。以致物業發展由既得利益者操控。開發郊野公園並非為了解決住屋問題。這是一個謊言,開發郊野公園只會進一步剝削無權無勢的市民。」

樓宇炒賣仍然令人關注,但最重要的問題始終是香港社會以金錢掛帥,忽視自然環境。Simon擔心把郊野公園的價值與住屋需求對立,扭曲了公園的意義,誤導市民支持發展。隨著人們越來越關注地球的生態環境,香港的競爭力逐漸被其他著重自然環境的城市拋離。Martin坦言:「香港人的環保意識並不高。但我覺得環保已成為追求生活品質的重要因素。香港人的思想亦改變了不少,可是要推動人們實踐環保仍然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