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快讯

载誉归来

新世界发展的Victoria Dockside,现已成为维港海旁的最新一员,作为「国际艺术及设计新社区」,这个大型综合项目糅合艺术、文化、款待及商务空间,缔造香港未来海滨建筑典范。继推出K11 Atelier及全新设计的星光大道后,最新登场有香港瑰丽酒店,为香港尊贵奢华酒店之一,亦是该集团的旗舰酒店品牌,品牌旗下还包括纽约的Carlyle及巴黎的Hôtel de Crillon。


巍峨宅邸


香港瑰丽酒店于3月18日开幕,座落昔日新世界中心旧址,在20世纪初是蓝烟囱货仓码头所在地,见证香港由一个小港口演变成为商业中心,昔日九广铁路总站在钟楼位置,带旺尖沙咀,亦令该地留下丰富历史文化,香港瑰丽酒店的设计,就是以这段历史为主题。

这幢65层高的大楼花了七年完成,建筑事务所Kohn Pedersen Fox获得充裕时间为大楼塑造现代风格,让建筑物传承当地历史和海滨特色,以铜、石材及玻璃打造的外牆俐落地连成一体,与Victoria Dockside其他部分的不规则结构及起伏线条相得益彰。

採用铜及石材令人联想到精緻的欧陆风格,负责为酒店提供室内设计的tonychi studio创办人季裕棠表示:「这座大楼的设计不是从酒店角度出发,它本身是一项物业资产,如果它开放给公众,我们该如何着手设计。新世界的创办人及其家族成员都在这裡成长,所以我们反过来想,先在这裡打造一个府第,再把它转为酒店。」季裕棠以高挑的窗户及门、大量的木材、织品、皮革、精製金属、花园、艺术和细緻瓷砖来营造大宅氛围,让酒店客人也可投入当中。酒店有超过400间客房及套房,佔43层,这座大宅的成功之道是私密温馨,季最先想到一个问题:「如何令一间大酒店温馨如家。」

细緻入微

季提到:「你感觉到自己身在一个地方,但那地方对你有甚麽意义?纽约的特色也可在香港找到,但两者有甚麽不同呢?」他指的是瑰丽酒店明确的「地方感」住宿概念,在设计方面,撷取本地历史文化作细节主题。

瑰丽酒店门外有一个环形车道,以Henry Moore的凋塑作为焦点,大楼各处共有数十件艺术品真品。酒店入口有两个,分别为酒店大堂及通往宴会厅的门廊,宴会厅缀以一道白色弧形楼梯及淨色弧形栏杆,季採用近似伦敦瑰丽门厅的设计手法,把传统宅邸建筑重新设计,变成打卡热点,充份展现酒店热情好客的特色。

季解释:「何谓款客之道?它与世世代代的人类文化相关,我们一出生就不断学习如何以礼相待,无论在家中或外面,表现出应有的礼貌。今时今日,款待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部分,客人进来,该採取哪种交流方式,又或在街上,该怎样沟通,酒店其实是城市的缩影。」

设计师选择以细节演绎款客之道,比如在宴会大厅及活动厅如宝石般的大型吊灯装饰,反映家族在珠宝业的历史;酒店的粤菜馆The Legacy House及行政酒廊,则以皮革及深色木材展示家族对马术的热爱。门廊高度是一般标准的两倍,在这欧陆式大宅内一点也不突兀;在活动室有银色马匹凋塑造型的挂钩,又以铜像作为男女洗手间标誌;酒店的活动空间最能凸显家的主题—开放式厨房融入图书馆式房间,搭配展示艺术品的层架及暖色木地板。


客房楼层的升降机大堂均设计成休憩地区,客人可以在此互相认识及交流,灵感来自昔日大家族成员所需的会议空间;其他耀目元素还包括略带装饰艺术风格的地板及图案(货仓码头的成立正好是装饰艺术的流行年代),与牆身、天花及灯饰的传统亚洲风设计相映成趣。



儘管如此,季感到瑰丽酒店的设计尚未完成,因酒店概念会随着新的需求而改变,所以要时刻准备就绪。季把好的设计比喻作音乐,他说:「我妈妈是音乐家,她说音乐家需要一直去寻找完美的音符。这家酒店的设计尚未完成,今天我完成了设计,但它会从今天起一直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