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快讯

紫气西来

西九文化区计划多年来一直只闻楼梯响,终于在2013年正式动工,前前后后经历过多次延误、辩论、费用超支(240亿公帑)、管理方面的闹剧、以及公众对计划沦为私人发展商地产项目的忧虑。
 
但现在,西九文化区的工程现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西九海滨长廊经已启用,展示未来视觉文化的M+展亭将于今年中率先开幕,而M+博物馆大楼亦按计划预计于2019年对外开放。但西九文化区是一个长期项目,未来数月将无可避免地面临更多的争议。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关键在于如何顺利得到解决。
 
工程进行中

这是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行政总裁柏志高目前所面对的形势:西九文化区计划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得进展,其所谓的核心文化艺术设施项目亦正如期进行。
 
正在施工的项目包括上述提到的M+博物馆、2018年开幕的戏曲中心、以及2017年开幕的演艺综合剧场。而位于地库的艺术广场地基工程亦已展开,现正进行招标,预计明年落成。
 
香港缺乏大型现代化文化设施是一个问题,这也是兴建西九文化区的主因。另外,保持地区竞争力亦至关重要。随着新加坡和中国积极增建文化设施,香港必须急起直追。
 
《南华早报》及《苹果日报》等新闻媒体曾多次报导,文化区面对的最大障碍之一,是商业利益与公众利益之间潜在的不平衡。
 
对大众而言,西九文化区并非为居民而设的绿化空间和消闲设施,而是兴建更多商场满足游客的另一个借口。
 
西九文化区管理局成员都不愿公开发表意见,但一位发言人向《Squarefoot》表示:「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3年获批准的西九文化区发展大纲图则,西九文化区的零售、餐饮和消闲(RDE)设施所占比例严格限于建筑面积的20%左右,任何RDE设施的发展将受到这个法定规划所控制。」
 
「零售设施将进行明确规划,以符合西九文化区作为一个艺术文化中心的整体定位目标。」
 
此外,该发言人指出,苗圃公园于2015年8月向公众开放,周边亦提供一系列户外表演场地。
 
「公园亦连接海滨长廊单车径,为定期户外表演节目和公众消闲活动提供开放的空间。」
 
新发展区

目前,西九文化区周边围绕着凯旋门、天玺、擎天半岛、漾日居和The Austin等住宅发展项目,以及唯一的地标办公大厦环球贸易广场。该地段于2026年后的发展如何、以及第二阶段的目标完成日期仍要拭目以待。
 
尽管西九文化区管理局成员都不敢猜测该项目将对地区和香港带来什么影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对于一个海岛城市来说,香港严重缺乏公共海滨空间,悉尼、伦敦、东京、多伦多、温哥华和哥本哈根等不同城市均善用其海滨地段来建立文化消闲区,同时亦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香港亦拥有可善用的优势来宣扬城市形象。
 
高力国际估值及咨询服务总监Richard Raymundo分析指:「香港拥有世界知名的天际线,要保持竞争力,必须进行发展和改善。提到悉尼,其文化设施(悉尼歌剧院)是天际线的一部分,地标性建筑对宣扬城市形象亦很重要。」他指出,首尔、台北和阿布扎比都是拥有首屈一指地标的城市中心之一。
 
西九文化区管理局发言人继续说:「随着西九文化区逐渐成形,这项具远见的项目使香港获得国际艺坛的认可。」


「这尤其体现在最近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之中,在此期间,香港成为国际艺术界的焦点,来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参展商、美术馆、博物馆总监及馆长、以及艺术爱好者一同参与这项盛事。事实上,巴塞尔艺术展、Art Central艺术展及M+希克藏品展吸引约七万名参与者。随着项目继续进行,西九文化区将继续推动香港的艺术发展,当中的投资价值将会更加明显。」
 
随着办公室和零售业日益数码化,「邻舍」和真正街头生活的理念在世界各地愈趋普及,写字楼租户及劳动人口都想置身文化商业区之中。
 
虽然Raymundo及高力国际办公室服务总经理Fiona Ngan都质疑西九文化区的商业可行性,但Ngan认为生活指数高企,以及缺乏开放空间和文化设施等奢侈生活配套意味着「这个项目(应)更着重社区利益多于财务预算」。而西九文化区对附近住宅项目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凯旋门和擎天半岛的每月租金由25,000至100,000元不等,而售价最低约1,500万,视乎建筑物而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地产代理估计:「部份楼价已可媲美半山区的豪宅,而根据我们在过去一年的观察所得,豪宅项目的发展速度不及大众市场。由于供应有限,住宅价格高位很有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
 
只要不出现重大问题, 西九文化区管理局预计项目会顺利进行,但Raymundo迅速强调:「考虑到要在商业和非商业发展方面保持平衡,意味着并非所有土地用途在财政上是可行的。这方面需要政府来补贴。」
 
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