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博客

社会运动 可以左右建屋计划吗?

香港经历了一国两制管治交接之后,首任特首董建华推行了每年建屋八万五住宅单位的政策,却不幸遇上了亚洲金融风暴,泰国,韩国等都成为风眼重灾区,而香港更因楼价高企,经济大受打击,导致2003年七一游行,50万香港市民上街示威,民怨沸腾兼且非典为患,负资产一族成了苦主先锋,迫使董先生辞任特首之职,改由曾荫权接任。我的感觉,这是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市民第一次通过社会运动,去表达及发挥了对本土政治决定的重大影响力。

在97打败大鳄立大功,一度被传媒昵称为「煲呔曾」上任之后,中港开启了内地人来港自由行,带给了香港经济生机,而曾班子更决定无限期停建居屋,策稳住了正堕落深渊的香港楼市,更令深受沉重打击的负资产一族逃出苦海。无可否认,这段时间曾荫权可以说是借得东风,香港经济民生很快走向复原,不过,2003年的五十万人上街的一场社会运动却应居功至伟。



只不过,一项政策的成功与失败,离不开和环境变迁互相配合,不知什么缘故,曾班子偏偏忘记了把握香港经济复苏的契机,去梳理及推行长远的建屋大计,为日后接任的梁振英施政埋下地雷,房屋渐呈供不应求,加上2008年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香港楼价戏剧性飊升,很快抛离一般市民的负担能力,激化民怨,各政党围堵挞伐,煲呔曾在市民一遍臭骂声中黯然落台,更成为众所周知的贪曾 ,他一直漠视市民发起社会运动背后的索求,显然没有好好记住上任时「做好这份工」的承诺。

梁振英接过荡手山芋,在争议声中上任特首,推行他提出的房屋政策新思维,打算大力增加土地,并规划出长远建屋蓝图,在今年1月中发表施政报告,计划在十年内增加47万住宅供应,预算约有20万低收入家庭可以受惠,由于政党意见不一,更有议论忧虑该计划再一次令本港经济元气大伤,异议人士组织了大小规模的社会运动,可谓此起彼继,作为房屋计划重头戏的东北发展计划,更成为反对人士首要围堵的对象。

从探索连串反对东北计划的社会运动,它背后的动机和原因,确实难以看到可以及早达到共识,可是,眈误了急需的建屋大计, 终将会凝聚更多不满的市民,发起支持建屋的社会运动,像早前有支持占中的行动,便激发了现在更多人参与反占中的签名运动。

刊登日期: 2014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