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成交较上月虽然有增多迹象,只是平货增加少少;惟据代理指出,好多业主宁转租为售,暂未有大幅减价以增加出售机会。回看疫情,似乎有扩散之势,各国已经或计划短期内大幅减息以支持企业借贷成本,然而不是所有人可以享受低息优惠,只在乎银行对财经健全的企业进行低息支缓。

经济崩坏,银主盘快涌现。

换句话说,若然行业为重灾区如餐饮、零售和旅游业外,一般企业于疫情没有转机时,他们短期资金周转将会出现问题,随时有结业及被清盘危机,那时候便会掀起新一波倒闭潮。

美国及英国虽已先后减息,惟由于环球经济已全面受到打击,一日疫情未减,经济难以復甦,持楼成本虽未有下降,但息口只是杯水车薪,打工仔纵使有份工,但收入可能随时减少,甚或者失业,减少少息的帮助并不大。

何况在2003年沙士期后,有内地开放自由行来港消费,促成本港零售和零售业从谷底反弹,资产价格暴涨;但现时这招要重復来谈何容易,连各国同需要先救自己,何来资源救其他地区?所以今次楼价下挫,并不是一至两年便可止跌,跌多少还要看有多少人顶唔住要抛售物业,看来若然供不到楼的话,市场将涌现一批新批银主盘,那时才是大跌市的来临讯号。

市场开始出现部份银主盘,这批银主盘非业主供楼出现问题,而是在过去多年受到本身财务上出现逆转无法偿还银行和财务机构贷款所致,个别单位曾出现向银行多次按揭,造成过度借贷原因,所以经济崩坏,首先便出现公司银主盘,才是另一次跌浪开始。

延伸阅读︰【老楼讲楼】跌市勇者 最后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