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實用設計意念

實用設計意念港式結構的實用設計

由19世紀中便已紮根於香港,HughZimmern本是一名建築師,其設計室Faux在港開業兩年,設計以外還有其獨特的家品創作,他把真正的「香港化」帶進我們的生活。

英國修讀完後,您是怎麼來港工作的?
我很喜歡香港這地方,在世界各地工作至80年代初,我回港並感到這是很香港的結構。您必須要充當一個多方面的設計師,亦即您必須非常全面。我離開香港在世界各地參與建築設計服務。這些經驗真正的令我知道建築師應做的是什麼。

設計師常常抱怨在香港被迫於狹小的空間工作,您覺得這是一個建築結構的問題嗎?
這是關於建築結構及樓宇發展的遊戲,事實總是這樣的,樓宇跟建築結構形成反比。樓宇是因應發展商而設計的。但我不認為這只是香港的問題。在紐約有更糟糕的房子及空間。

尤如漢城,樓宇建築在二次世界大戰開始被重視?
我們的人口爆炸。我不清楚過去40年來的人口增長情況,但速度實在令人難以置信。而我認為政府需要負上很大的責任。這裡有一些法規仍未「清理」,自1935年倫敦建築法規起,它總是不斷從中修訂。如果您想發展商興建優質的樓宇,那麼一定要從根本的基礎上改變。

香港需要更多的嗎?
我想看到簡約的東西,但這裡似乎有很多廢棄物。看看這裡的公園有多少硬地比例,實在是很難看。政府似乎無法有效地推行環保,荒謬的、假的19世紀街道家具擺設於蘇豪區。可取的是在很短的距離便可感受綠色的環境。香港政府非常自豪這裡的基建項目,但這並不是遊客想看的。

是什麼原因令您成立Faux呢?
我從建築師退休時仍希望有其他事情可做。而我仍然可做設計的工作,其餘的便是創製家品。開始時是製作毛皮產品,但它們不是養殖的毛皮,之後便製作地毯和陶瓷。

您自己仍會設計的嗎?
一些東西罷,但我集中在建築及室內設計,以及策劃項目。令我感到奇怪,中國是世界級的製造商,但香港設計的產品卻很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使用本地的藝術家及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