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內地房產稅的誤解



市傳內地今年會全面開徵房產稅,即是以房價或出租租金收入徵收稅款。現時上海和重慶已試點開徵房產稅。上海由2011年起對購買第二套及以上住房的家庭和買新房的非上海居民家庭徵收房產稅,稅率因應房價高低分別定為0.6%和0.4%。而重慶市亦在2011年對主城9區內獨棟別墅、新購高級商品房及外地投資者在重慶購買的第二套房徵收房產稅,稅率為0.5%至1.2%。

有人認為有了房產稅後,持有第二套房子的成本增加,會令本來打算買第二套房子的人放棄計劃,亦令有第二套房子的投資者把它放售。由於市場上的需求減少而供應又同時增加,樓價便會下跌。然而,在開始實施房產稅時,稅率大都會定在較低水平,這樣對抑制投資並不能起應有的作用。再者,當稅率像上海的政策般因應樓價定在不同水平時,價錢較低的房子的投資性需求便會增加,間接推高樓價。

當房產稅定得高時,投資者亦會將稅款轉嫁給租客。經濟學中的基本概念「稅負歸宿」,說明稅收最後由誰負擔與向哪一方徵收無關,徵稅的影響視乎供求彈性,一般不會只影響買賣的其中一方。所謂「羊毛出自羊身上」,即使房產稅只是向擁有第二套房屋的投資者徵收,也會間接推高租金,增加租客的住屋負擔。深圳政府宣佈今年或會開始徵收出租房屋所得稅,同樣道理,向租金收入徵稅會令部分稅款轉嫁給租客,令租金上升。也令原來不打算買樓的租戶,會因租房稅實施而趕著去買樓,扭曲市場需求並推高房價。

事實上,開徵房產稅市民並不能直接得益,間接推高租金和樓價會加重市民的住屋開支負擔。最大得益者應該是政府庫房,開徵房產稅會令政府收入大增,怎樣善用收入讓市民受惠是需要思考的問題。內地現時已內需不足,開徵新稅或會減少市民消費,對經濟未必有利。政策上應多管齊下,控制土地成本,合理引導市場需求,才是穩定房價的關鍵。

>> 上一期:深圳樓市是否存有泡沫?

>> 下一期:中山樓市受惠於深中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