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違規建築之困擾

違規建築之困擾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所建造那逾2,000平方呎的「地下宮殿」令人印象深刻,瞠目結舌。當媒體報導此事時,許多人跟May Chan一樣,頓時驚覺自己也是違法者之一,原來任何人用普通門來替代廚房專用防火門均屬違法行為。在九龍塘擁有一所500平方呎的住所逾十年的May Chan說︰「我這麼做純粹是為了美觀。」相信像May Chan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媒體對於結構違規的建築進行了長達一個星期的調查,霎時這違規陰霾籠罩著香港的當權者,以致市民也感到恐慌。從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到唐英年,此類非法建築物事件接二連三的被揭發,就連曾經身為測量師的新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兩名行政會議議員都涉嫌其中。

在現實生活中,空間便是金錢,非法建築物隨處可見。所以,長期處於蝸居狀態的香港居民發揮創意改善居住環境也是可以理解的。例如把露台打通成為睡房,把地下室伸延為儲物室,修改牆壁及樓梯的結構等。故無論是半山的豪宅區或是深水埗的「」區都會出現違規建築,它是沒有區域之分的。

那麼什麼樣的建築會被稱為非法建築呢?在香港,所有建築物都要依循屋宇署所制定的規條。違例建築意指的就是那些不按規條而建設的工程。換言之,任何在原有規條上添加或是修改都存有違規的可能性。現為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稱,港府已下定決心嚴打違規建築。她對記者說︰「若是我們現在不執法,對作為香港核心價值之一的法制來說將是一次嚴重打擊。」長達十年的計劃將拆除超過40萬處隱存違規結構之建築物,其中大多數都為延伸之露台、大型的簷蓬及市區的天台屋。與此同時,屋宇署已把視線轉向違規建築物猖獗的新界區。

然而,就算是某些建築專家也覺得那些建築規條過於繁複,於某程度上來說,歷經了半個世紀的規條也已經不合時宜。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Vincent Ho表示︰「老實說,我也難以馬上判斷曾蔭權的住所是否違規。屋宇署擁有判斷建築是否違規的最終決定權,而不是我們。」?了規範城市建築中的小型工程,當局於2010年12月推出了所謂的小型工程監察系統,內含118個需要不同層次審議的工程類型。其中有些規條令人感到混淆,比如為冷氣機添加支撐架,需要由註冊承建商負責施工和建築師擔當監測,但類似的裝置如晾衣架則沒有附加同樣或相近的規條。Vincent認為︰「這些規定對於公眾來說實在是太繁複,且難於理解,除非您有時間搜尋每一個個別的案例。」另一例子便是現在流行的開放式廚房。根據《建築物條例》,不安裝防火門的廚房是被列為違規結構,屬違法行為。Vincent說道︰「假若越來越多的人改用電磁爐呢?一味的循規蹈矩是不切實際的。」他又強調,條例的制定旨在確保建築物的結構安全和衛生,而不是讓公眾陷入因不明條例而違法的恐懼之中。

據估計,香港有大約40萬處違規建築(縱使它們一般都沒有即時的危險性)。包括Vincent在內的一眾專家都認同香港的建築法規比其他城市都要嚴格,那些在香港被定為違規的建築,也許在中國內地或是台灣只會被視為業主的創意建築設計。Vincent補充說︰「嚴格的法律旨在防止悲劇的發生,但過度的控制也會引發恐慌。」根據香港的《建築物條例》,任何人若是未經批准擅自搭建非法建築物,最高刑罰為罰款港幣40萬元及入獄兩年。而那些購入此類物業之業主亦需承擔被勒令恢復物業原狀的風險。

但是,知名人士違規建築事件已逐漸演化為政治利益的博弈之戰,憤怒的示威者怒斥這些違規建築是香港政客奢侈生活的體現。而在金錢方面,由於香港的物業稅是根據物業的面積和地理位置來徵收的,故那些擁有違規建築的業主得以避稅兼可享用額外的空間。然而,Vincent擔心媒體那瘋狂的關注度會導致當局更為嚴格的執法,他表示︰「現在媒體的關注度銳不可當,但也許公眾需要的是處理違規建築的清晰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