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港交所一戰功成

港交所一戰功成經過三輪歷時逾月的激烈競投,港交所好不容易進入兩強的決勝階段,遂即以市場估算收購價上限167億港元擊退洲際商品交易所(ICE)取得倫敦金屬交易所(LME),向前邁出了「走出去」重要且極具義意的一步。面對今天一小步,就是明天一大步的恆常真理,港交所自當深明此理,為長遠發展也不惜工本以倫敦金屬交易所2011年768萬英鎊稅後淨利潤計算的180倍市盈率作價收購,表面上是高姿態向外拓展環球金屬商品交易市場的版圖,並冀短期內在內地設立金屬交割倉庫及分階段推出人民幣產品, 百分百善用內地金融及金屬商品市場的所有商機。

有市場人士認為,雖則13﹒88億英鎊是近年交易所收購的天價,惟分析員對是次收購普遍持正面態度,端的是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金屬交易所,倫敦金屬交易所去年交易額創下15﹒4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凸顯其無出其右的市場地位。而刻下倫敦金屬交易所內每張期貨合約費用已增至0﹒79美元,試以去年1﹒5億張期貨合約伸算,年均合約增費的邊際收益將帶來接近1﹒2億美元收益,有助港交所日後獲取「細水長流」的現金收益,多少補貼因港股每日成交額萎縮及新股上市數量日漸減少所流失的經常收益。再者倫敦金屬交易所乃全球基礎金屬期貨及期權合約交易的前領交易所,估算高佔相關市場達80%的比重,期貨與期權的合約總值逾15萬億美元,市場規模之大無與倫比。有了倫敦金屬交易所,港交所可以引之以亞洲地區的新會員,使倫敦金屬交易所的會員組合更趨多元化,對港交所與倫敦金屬交易所同樣有利。

然而是次收購具備深層次意義:中港兩地市場互動下出現環球金融策略大聯盟。目前中國購入全球40%比重的非有色金屬,相當於倫敦金屬交易所60%的期貨交易比重,是以後者一直間接操控著中國以至全球非有色金屬的商品交易供應鏈,很大程度上主宰著中國商品交易市場的發展命脈。隨著作為重要買家的中國有意減低金屬價格波動的風險,採取轉守為攻的市場範式轉移;同時也希望藉此大型收購加快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所以港交所收購倫敦金屬交易所不但有助內地通過期貨減低環球金屬價格波動的風險,進而提升商品交易的話語權;另一方面擴大了商品期貨交易市場的交易層面,必然提速推動人民幣成為貿易計價貨幣,繼而終極推動人民幣成為商品交易計價貨幣以至國際儲備貨幣,有望提前開放內地資本帳項目。因此收購背後,理論上成功打響中港兩地的如意算盤,各取所需各展所長。

話分兩頭,倫敦金屬交易所最終願意捨棄洲際商品交易所,選擇捨近而取遠,主因是港交所願意給倫敦金屬交易所依然保留既有的經營模式,包括繼續營運其固有的結算業務,故交易所短期內仍由英國金融服務局監管。換言之,港交所縱然通過倫敦金屬交易所股東的收購批准,依舊如期在今年第四季度內完成交易;問題出於港交所未能改變倫敦金屬交易所的結算業務模式,非但短期內無法即時取得預期的協同效應,還由於倫敦金屬交易所沒有自身的結算所,所有交易結算程序一直由第三者結算機構負責,相關高昂的結算費用勢將蠶食交易所收益。暫不論日後收購具體的效益如何,港交所當前須透過手持現金及不少於132億港元的銀行融資支付框架協議下的收購費用,港交所管理層亦坦言日後可能須發新股及債券再融資支付餘下收購金額。凡此種種的融資需要與安排,短期而言預期港交所的股價只會持續受壓,長期而言則視乎收購怎樣給港交所帶來量化且具體的實際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