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博客

实施租金管制 可能一错再错

政府为了压抑楼价而落重药,推出3D辣招,短期效果虽能令楼市升幅放缓,交投大减,但因此带来的长期后遗症亦渐渐出现,租金上升,「劏房」数量越来越多,面积却越来越细,就是其中最迫切的问题。

由于DSD只有半年的过渡期,令不少原先居于中小型单位的业主,放弃换楼的念头,变相令可供出租或出售的单位减少。此外,税项增加令买楼收租客的成本大增,投资客亦因而减少,也导致租盘供应进一步减少。同时税项增加也令买楼自住客看淡楼市而转买为租,令租客需求上升而租盘供应减少,在供不应求下,租金自然水涨船高,社会上自然又有人提出租金管制。

其实租金管制在香港并不新鲜,在1973年已曾经开始实施,当时规定加租不可多于市值九成或幅度不能超过30%,同时亦规定租客有优先续租权,只要租客愿意付市值租金,业主必须与原租客续租。直至1998年金融风暴令楼市大跌,才废除租金管制。



租金管制对楼宇供应只会带来负面影响,仍然历历在目,相信不少业主宁愿把单位空置也不愿意出租,怕的是出租容易,收回单位困难的情况。租金管制治标不治本,亦并非香港独有,根据网上一些报导,瑞典国家房屋局最近也发表一份斯德哥尔摩有关租金管制的报告,指租管导致房屋短缺,更暴露出房屋不能有效地使用,市场供应减少,但价格被规管不能发挥分配效用,只会出现黑市交易,或非价格上的竞争,例如人事关系,与地产代理稔熟,甚至枱底交易等等。

纽约市也有类似情况,自1947年纽约已设有租管,但在其纽约市租金指引委员会年报上指出,2008年全市约有70%的租盘受租管限制,但35%受租管限制的单位由年薪5万美金的人士租住,这些并非贫穷人口,也相信并非政府实施时所订立的租管政策的原意。

经济学家Assar Lindbeck曾经指,租金管制对城市的破坏力,仅次于原子弹。实施租管对整个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冲击之大,不言而谕,希望政府不要一错再错,坚决否决租金管制。

刊登日期: 2013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