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快讯

当发展遇上保育


10年前,当来自澳洲的Rory与Melita Hunter告诉朋友要在柬埔寨近高龙岛开设符合企业责任的豪华渡假村时,大部份人都觉不可思议。来到2019年,颂萨私人岛屿酒店已营运了七年,而且十分成功,而Hunter两夫妇正计划向暹粒水域扩展。颂萨保育计划包括主要的保育区、酒店及私人别墅,证明了商业与保育可并存。颂萨项目行政总裁及联合创办人Rory Hunter解释:「一家企业与一个基金联手带来改变,证明双重架构单一愿景是可行的。」


意义重大

颂萨私人岛屿酒店自2012年开业以来,经常成为全球十大最佳渡假酒店之一,Hunter两夫妇在当地社区甚具影响力,而Rory亦认为自己在柬埔寨经济甚不景气时,投资其旅游业是个果敢的决定,他说:「我们不是为救人而来,我们是来投资赚钱,这是一门生意;但如果我们能一边营业,一边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你说多好呢!」设计总监Melita十分同意,并提到2005年曾想过的问题:「该如何更好地经营生意?」

消费者、酒店集团及物业买家都在实践可持续发展和公平原则,并减少对物业附近环境的负面影响,令颂萨企业成为了行业的典范。Hunter两夫妇于1985年首次到访柬埔寨,自此被这个国家深深吸引,但那时从未想过当上发展商。Melita说:「是柬埔寨选择了我们,听来似老生常谈,但却来得十分自然。」2005年他们再次到访,旅程结束前,遇到了一位渔民向他们诉苦,由于过度捕鱼和买了新居,他担心没足够的钱养家,她说:「他想把自己的岛卖给我们,我们当时没任何计划,小岛也不像个天堂。」最终他们在两个小岛上建了面积超过七公顷的渡假村,而且整个计划包含重要的企业社会责任元素。现时,他们对社区的主要贡献包括一个400平方公里的海洋保育区(东南亚最大)、医疗援助、首个为当地妇女而设的超声波中心,以及一间小学等等,任何人想买一个符合企业责任的别墅,毋须另作他选。


首个渡假村十分成功,令他们有扩展的念头。Rory说:「我们想把(岛屿)规模扩大,所以五年前我们成立(颂萨基金),让我们可接受捐助者的资金、双边援助、宾客捐助,基金变为一个独立团体。」另一个分支是即将推出的颂萨保育计划,位于距离暹粒Banteay Srei数分钟路程的地方,Hunter两夫妇认为该地位置优越,将会成为一个大受欢迎的景点,预计至2020年,旅客人次增至逾300万,当地亦计划兴建新机场,预计每年可接待1,000万乘客。


迈向未来

规模庞大的保育计划投资额达2.5亿美元,将会有七间酒店和多幢私人别墅,均以最佳作业流程兴建,例如零碳足迹、採用再生能源和土地重建;在230公顷(差不多两个海德公园般大)土地上,正中央是个大湖,有一半地方为保育区,是发展计划的重点。Rory解释:「我们希望在暹粒以外创建一个旅游景点,其道德标准与私人岛屿酒店一致,不过规模更大。那不是个专为富裕旅客而设的社区,它像是峇里的Ubud,十分多元化,有不同的旅游产品,却有共同主题。」颂萨保育计划的前期发展会与机构投资者合作,兴建保育空间和基建设施,Hunter夫妇希望在2019年迎来有关私人住宅的消息。


私人岛屿渡假村採传统的渡假村拥有权模式,新计划的别墅则完全是私人拥有,这次改变源于现时别墅市场的趋势,Rory认为这样会较以往接触更多买家。再且,柬埔寨的别墅价格容易负担。据世邦魏理仕表示,金边的楼价是区内最低的,豪宅每平方平均呎价为300美元,约为2,300港元。

「人们想要的不单是一个家,而是一个梦寐以求、像精品酒店般的生活空间,今时今日他们可以梦想成真。物业是否经由酒店管理,现在已不再重要,业主可透过许多渠道套现,我相信人们想要自己设计家居,以及直接拥有物业。」


Melita指出设计灵感应源自计划所在地的特色,正如私人岛屿酒店的设计採用当地渔村的波纹式铁枝及循环再用木材。保育计划的设计遍向受热带雨林影响,同时反映当地传统文化,配以低密度设计,高私隐度,没有格格不入的巨型建筑。Melita补充:「柬埔寨设计源自其宫廷舞蹈、传统凋刻和Vann Molyvann的高棉建筑,拥有丰富的质感和元素,我们尝试把这些元素全带进设计裡,并聘用仍然以手工凋刻和传统方式编织的工匠。」

私人别墅价格及落成日期有待公布。如欲查询详情及最新资讯,请浏览songsaareserve.comcbre.com.k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