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新兴城市群

新兴城市群东涌是来往机场与市区的必经之地,经过这个新市镇,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幢座落於东涌沿岸的高层住宅楼宇,旅客对香港高楼林立的形象亦由此而生。

按照字面意思,东涌就是「东边的小溪」,这正好描述了它的地理环境。自12世纪宋代以来,东涌便是一条小渔村,当地居民依靠捕鱼及务农为生。直至90年代,为配合赤角新机场的落成,东涌才发展成为北大屿山的一个新市镇。

时至今日,东涌市中心已聚集多个私人住宅项目,并配备富丽堂皇的会所及优美的平台花园。东涌的住宅价格素以相宜著称,根据美联物业数据,东涌住宅单位的每平方尺价约$5000至$6,000元,而西九龙市区的每平方尺价则要约 $10,000元。至於租楼方面,东涌一个住宅单位的平均月租约为 $10,000元。

最早於东涌落成的私人住宅项目为东堤湾畔(Crescent)及海堤湾畔(Seaview Crescent),其他热门屋苑还包括映湾园(Caribbean Coast)及蓝天海岸(Coastal Skyline)。这两个屋苑的单位种类繁多,从一房单位到逾1,200平方尺的豪华单位均有出售,而屋苑设计亦迎合饲养宠物住户的需要。由於邻近机场,加上相宜的楼价,东涌早已成为航空人员及外地商人留港歇息的理想地点。可是,有部分长居於东涌的居民却对这个社区有另一番感受。

东涌居民认为,与其说东涌是个住宅区,不如说它是个旅游区。事实上,於东涌周围的都是旅游热点∶迪士尼乐园与东涌仅一站之隔;香港国际机场亦近在咫尺;邻近诺富特东荟城酒店(Novotel Citygate)的东荟城(Citygate)不仅是本地市民的购物热点,更是旅客离港前必到的「抢购」地点。此外,自昂坪 360启用後,每天到东涌的旅客络绎不绝,专诚来这里乘缆车前往大佛及宝莲禅寺旅游。

刘小姐八年前从大角嘴搬到东涌居住。她表示最初选择东涌,是被它的宁静环境所吸引∶「东涌拥有青山绿水的景致,它就如一个城市绿洲,远离繁嚣,让我可享受悠闲的生活。可是每逢假日,这个宁静的社区亦变成了旅客蜂拥而至的中转站。」

然而,在这些社区配套及瑰丽的住宅背後,却暗藏东涌匮乏的一面。事实上,东涌不但位置偏远,区内亦缺乏基建设施。直到两年前,东涌游泳池及图书馆才正式启用。至於需求殷切的医院,预计於2013年落成。

根据资料显示,东涌有近22%人口在贫穷线下生活,贫穷比例之高已超越深水宝和元朗区。东涌有约一半人口居於公共屋村,虽然屋村位置尚算方便,来往港铁站只需5分钟车程,但来往市区的车费相当昂贵,大大增加了居民的生活负担。另一方面,村内的非法赌博、自杀、打斗、青少年罪行等问题亦备受关注,令不少人更担心东涌会否沦为继天水围之後的另一个悲情城市。

尽管仍有不少社会问题有待解决,政府亦有意进一步推动东涌发展。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认为东涌可望成为桥头经济区,主力发展物流及商业活动。事实上,东涌亦具备相关的发展优势。现时於东涌乘搭港铁前往中环商业区只需要20-30分钟,沿线经过青衣及九龙车站等大型中转站。此外,东涌亦设有来往大澳及屯门的渡轮服务连接其他偏远地区。

按照2007年政府所提出的大屿山发展概念计划,东涌的发展面积预料增长一倍,居住人口更会急增三倍至23万,因此政府需要兴建更多的公园及康乐设施以应付迫切的需求。可是,这些配套设施预计最快到2020年才可动工。

经济发展方面,为配合东涌的未来发展目标,政府正积极推行多项大型基建项目,当中包括建议兴建第三条机场跑道,以应付日益增加的航空交通流量;同时亦会兴建港珠澳大桥,藉此大幅节省来往珠江三角洲的车程时间至20分钟,预计可於2016年启用。

正当政府及商界对这个新市镇的发展寄予厚望之际,环保团体却对发展蓝图表示失望,不满政府拟将机场南面的东涌河及东涌湾列入填海计划,担心发展对当地自然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面对东涌的未来发展,市民对此感到兴奋的同时,亦存有顾虑。东涌居民刘小姐指出∶「东涌的基建设施现已相当缺乏,若区内人口持续增加,必会造成严重负担。居民足足等了七、八年才可使用该区的图书馆和游泳池。九年过去了,医院仍处於兴建阶段。」可见,东涌过去的发展既没有兼顾房屋与社区的持续发展,亦未有为社区做好完善配套,若果日後的发展仍未能取得适当的平衡,便会加深居民对发展的不满,最终甚至会影响整个东涌发展计划的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