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Rafael Moneo眼中的香港建筑



小时候的Rafael Moneo对建筑没有兴趣,但这位出身西班牙,兼是该国唯一的普立兹克奖得主,最后在城市公共空间的发展建立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Moneo在西班牙小镇Tudela出生,虽然父亲是位工业工程师,儿时的他却热爱哲学与绘画,直到17岁在父亲的薰陶下接触建筑,并前往马德里修读。

自此,他便在建筑界发光发亮,多次获得业界最高殊荣,包括1996年的普立兹克奖、2003年的英国皇家建筑金质奖、2012年的阿斯图里亚斯女亲王奖等;其卓越的学术及专业成就,备受世界推崇。

过去二十年,他的作品遍布西班牙,最有名的包括国家古罗马艺术博物馆、西班牙洲际银行、穆尔西亚市政厅、库尔萨尔议会宫、巴亚多利德科学博物馆和纳瓦拉大学博物馆,另有至少七个海外项目出自他的手笔。

去年,这位当时79岁的建筑大师在迈阿密北部设计了首个住宅项目。



走进他的建筑,犹如置身迷宫,走上走落、走左走右;时而迷失、时而寻获,惊喜不绝,每一步尽是体验。

时间与空间的错觉,深深地从他的设计中反映出来,驱使我们在一个又一个的当代艺术制品中寻找历史的线索。

比如在国家古罗马艺术博物馆,便用上细长的红砖搭建高旷的拱廊(罗马的荣誉标志),彰显古罗马文明;不但重现了罗马帝国的历史印记,同时为古城注入时尚。

当代表述手法结合时间与空间的体现,一种能够置身其中真切感受的设计理念,这就是Moneo的建筑特点。

现代建筑爱挑战高度、外型哗众取宠,往往忽略了对空间与时间的尊重及演绎。

这两大重要元素偏却是Moneo的焦点。他注重人与建筑的关系,透过大楼内看似随意的路径、楼梯及房间布局,为表面上平平无奇的大楼,增添别开生面的体验。

我与Moneo的会面,源于他在本港一所设计学府举办的作品展;然而,找得到对的场合,却碰不上对的时间。

怪只怪未能早些认识这位建筑奇才。但愿早十年认识他,十年前的他,想必有足够魄力面对传媒侃侃而谈。今天的他已届八十高龄(上月会面时,他79岁),年迈沧桑,一脸悴容,亦因舟车劳顿,需要把访问时间
缩短。

尽管疲惫,说话缓慢,他也费尽力气分享对香港的看法。在他眼中,香港的建筑面貌与他尊重自然的态度有很大分野。

他表示:「香港不少楼宇倚山而建,有的背山,有的向山,但我却对这些建筑有保留,墙壁与自然之间好像失去了某种关系。」

「绿意盎然的景色当然令人心旷神怡,但这不代表要在建筑物增添绿色植物。尊重自然环境才是可取的做法。」

「要营造一个生气勃勃的环境,寻找合适的空间与物料,比增添盆栽更为重要。」

香港的问题所在,被这位从未参与亚洲设计的外籍建筑师,一语道破;事实上,香港所谓的大自然景色,其实不外乎面向维港,或背向山脚,这是居于香港的可悲。

走在街上,很多时会发现自己活在高楼的影子下;想与大自然为邻,仿佛是有钱人的专利,例如山项或浅水湾的住宅;另一边厢,核心商业区内的大厦,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Moneo也不禁说:「我实在质疑,把楼宇越起越高,是否解决香港房屋问题的正确做法。」

「我明白香港地少人多,迫使楼宇向高空发展。但这真是市民乐于看到的建设模式?我会想看到些不同的方式,一种更重视自然的方式。我希望这里的建筑与城市命脉有更大连系。」



这一愿景的写照,便是2002年在洛杉矶市中心落成的天使之后主教座堂。

教堂采用简洁的几何形状,既与外围环境共融,亦能庄严屹立在西神庙街上,活现出21世纪的天主教精神。

Moneo期望这座教堂建筑可让访客经历一趟从世俗走到神圣的精神旅程,他在楼面设计上精心布局,先后有序— 先经过地面广场,沿一排长阶梯爬到较高的广场,最后到达出自雕刻大师Robert Graham手笔的铜制纪念闸门。

教堂内部用上大量的雪花石膏来取代传统的彩绘玻璃,让柔和的室内光线静化空间,营造庄严气氛。

这座教堂其实是翻新建筑,事源在1994年发生的一次大地震,令原址的圣毕比亚纳主教座堂遭到严重破坏。

Moneo说:「我相信所有城市都是以人为本,能有幸成为众多公共空间的建筑师,为普罗大众服务,是种福气。」

「身为建筑师,需要准备好接手这类工作,因为机会随时出现。」

>> 上一期:陳伯康-西九文化区M+《形流意动》展览过程

>> 下一期:旅游作家邹颂华-保育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