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快讯

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将前浮尔顿大厦(富丽敦酒店)列为新加坡第71座国家古迹

新加坡2015年12月10日电 /美通社/ -- 今天,新加坡国家文物局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宣佈将前浮尔顿大厦(现称为富丽敦酒店)列为新加坡第71座国家古迹,为新加坡于庆祝金禧国庆(独立五十週年)之际开展的国家古迹规划活动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座宏伟的新古典主义建筑位于新加坡河河口,曾经是新加坡邮政总局、多个政府部门的所在地,许多新加坡先驱领导者都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这座建筑在日军佔领期和战后也见证了一些歷史事件。

由新加坡浮尔顿酒店提供的图片
由新加坡浮尔顿酒店提供的图片

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古迹与遗址保存部 (Preservation of Sites & Monuments) 主管 Jean Wee 女士表示:「前浮尔顿大厦是新加坡最具标志性的殖民时期建筑之一,屹立于新加坡河河口,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就是新加坡天际线的一部分。它不仅拥有宏伟的外观和优雅的结构,还承载着数不胜数的有关新加坡发展的宝贵回忆。从原邮政总局到政府机关所在地,它担负着多种功能,记录了我们所经歷过的动盪年代以及我们为建设自己的国家所採取的一些措施。在庆祝新加坡金禧国庆之际,我们希望借现有建筑来回忆歷史,这样就要对那些对国傢具有重大意义的建筑给予最大程度的保护和认可。2015年,前浮尔顿大厦与裕廊大会堂 (Jurong Town Hall) 及马来传统文化馆 (Istana Kampong Gelam) 一起被列为国家古迹,这提升了建筑的多样性,更重要的是丰富了我们留给子孙后代的文化遗产,让他们能够听到更多的遗迹故事。」

前浮尔顿大厦的歷史

在1819年成为殖民地后,新加坡设立了首个「邮局」,与海事处下属港务司和进出口註册处办事员共享一间办公室。随着新加坡贸易业的发展,邮件量有所增加。1854年,邮局搬到市政厅(今维多利亚剧院)附近的邮局大楼内,在1858年成为从海运部独立出来的一个部门。19世纪70年代,它再次搬迁,搬到了新加坡河对面的前 Fort Fullerton(浮尔顿堡垒)(1865年拆除)。

一战(1914-1918年)前,新加坡政府曾经讨论过新建一座邮政大楼,战后这些计划才开始着手实施。1920年5月,公共工程局的政府建筑师 Percy Keys 少校与他的助手 Frank Dowdeswell 共同被任命为这个项目的建筑师。新邮政大楼于1924年开始动工,1928年竣工,休-克利福德 (Hugh Clifford) 爵士(海峡殖民地总督,1927-1929年)于1928年6月27日宣佈该大楼落成启用。就在那一天,总督将该大楼命名为「浮尔顿大厦」,以此纪念海峡殖民地第一任总督(1826年至1830年)罗伯特·浮尔顿爵士,此前的名称 Fort Fullerton 正是取名于此。

建筑价值

前浮尔顿大厦展现出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地理位置优越,这些特点让人们了解到新加坡当时是英属马来亚的主要邮政部门。这个钢筋混凝土建筑由五面组成,有巨大的两层高多立克柱廊,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气势宏伟且具有古典装饰风格的门廊出自瑞士雕塑家 Rudolf Wening 和意大利雕塑家 Cavaliere Rudolfo Nolli 之手。Cavaliere Rudolfo Nolli 还曾负责过前最高法院和医学院大楼的雕塑作品。

前浮尔顿大厦被设计成一个多功能建筑,邮政总局、新加坡俱乐部、商会、海运部和其他政府部门都曾在此办公。该建筑在竣工时还拥有当时最先进的现代设施,包括14部电梯和供邮局使用的自动邮件分拣设备。邮政总局佔有地下室与地上一楼和二楼,用作分拣室、邮政大厅和办公室。地上两层曾被保留作为新加坡俱乐部的设施,包括拱形的格子天花板,据说这在新加坡都是独一无二的。现在,这种独特的特徵仍然可以看到。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新加坡独立时期

纵观新加坡的歷史,有几个值得关注的歷史事件发生在前浮尔顿大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前浮尔顿大厦在新加坡沦陷前被用作医院,内有救助受伤的英国士兵的临时手术室。在白思华 (Arthur Percival) 中将(马来亚英军总指挥官)在新加坡俱乐部将英军向日军投降的决定告知 Shenton Thomas 爵士(海峡殖民地总督)之后,1942年2月15日,驻新加坡的英军向日本投降。就在新加坡沦陷不久后,新加坡华人在新加坡俱乐部向山下奉文中将提供了5000万美元的支票。这笔钱是日军要求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华人向其缴纳的「赎罪费」。

前浮尔顿大厦战时被日军佔领,成为当时日本军事当局总部,战后被归还给英国政府和新加坡俱乐部。在新加坡独立的早些年里,一些新加坡领导人都在设在该大楼的政府部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包括税务局(新加坡今日国内税务局)、海运部、进出口部和财政部。其中包括新加坡前副总理吴庆瑞博士(从1959年开始担任财政部部长);新加坡前总统纳丹 (S.R. Nathan) 先生(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担任劳工部的海员福利官,后来就职于劳工研究所)以及前总理吴作栋先生(20世纪60年代就职于经济规划部)。

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前浮尔顿大厦附近的浮尔顿广场成为了一些政治集会场地。大批群众参加了集会,包括很多由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总理先生发起的集会活动。

建筑的保护和当前用途

新加坡政府在1996年公佈了将前浮尔顿大厦改造成酒店的计划。1996年9月20日,新加坡市区重建局 (URA) 宣佈该建筑为受保护的建筑文物,远东机构的香港分公司 -- 信和置业成功竞标该工程的重建工程,1997年至2000年成功将其改造为一间酒店。时任新加坡总理的吴作栋先生于2001年1月1日午夜宣佈富丽敦酒店开业。

Fullerton Heritage 总经理 Giovanni Viterale 先生表示:「浮尔顿大厦被列为新加坡第71座国家古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歷史性时刻,我们感到无比的荣幸和自豪。这座建筑不仅十分宏伟漂亮,它还充满了无数凄美的回忆,见证了新加坡从殖民地时期和独立前时期到今天逐步发展的歷史。我们的酒店位于这样一个处处可见新加坡歷史和文化的建筑和区域内,令我们倍感自豪。今天,这座建筑迎来了新的歷史篇章。在纪念浮尔顿大厦的遗产的同时,我们还期望今后为国内外的参观者创造新的回忆和体验。」

前浮尔顿大厦继裕廊大会堂(2015年6月2日)及马来传统文化馆(2015年8月6日)之后成为2015年国家古迹名单中的一员。将这三个地方列为国家古迹是为了在新加坡庆祝金禧国庆期间纪念新加坡发展史上的一些重要里程碑事件。马来传统文化馆原为马来苏丹王宫,让人们瞭解新加坡曾经与马来亚世界之间存在联繫,以及新加坡在19世纪重新崛起成为一个繁荣的港口的歷史。裕廊大会堂是一个标志性建筑,展现了新加坡工业化对其独立早期的推动作用,以及裕廊如何从沼泽地发展成新加坡第一个工业小镇。前浮尔顿大厦作为地标性建筑象徵着新加坡作为英属马来亚主要邮政部门的地位,它还在整个殖民、战争和战后时期发挥着十分突出的作用,见证了许多歷史事件的发生。

如果一个建筑被列入古迹法的保护之下,它将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其对国家的重大意义将得到最大程度的肯定。针对候选古迹的主要评估依据是从歷史、建筑和社会学角度考察建筑对新加坡现有歷史景观的重要性。

国家古迹是新加坡受保护程度最高的歷史建筑,都有一套个性化的保护准则,指导业主如何遵守相关保护要求。国家文物局古迹与遗址保存部还定期进行实地检查,与古迹业主密切合作,恢復和保持国家古迹的建筑特色及其内在歷史价值。

传媒联繫人:

Daphne Hi
新加坡明思力集团(新加坡富丽敦酒店的公关公司合作伙伴)
联繫电话:+65-6327-0263 / 9817-3561
电邮:daphne.hi@mslgroup.com

有关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古迹和遗址保护部的更多信息,获取新加坡71个国家古迹、富丽敦酒店介绍及其图片,请浏览 https://app.box.com/s/f58guwqhingzfi09559lnbfnhp4ik0ri

图标 - http://photos.prnasia.com/prnh/20151207/8521508345LOGO
图片 - http://photos.prnasia.com/prnh/20151207/8521508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