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快讯

坚守的建筑师

坚守的建筑师现代建筑的技术已达至一个没有什麽是不可能实现的地步,不规则的曲线、锐利的边缘以至最极端程度 ˉ 从起草文件至物理建设等。以及建筑师Florent Nedelec最偏爱的机织玻璃。Nedelec在法国长大并在美国接受教育,现在则定居於香港,而他正是市场中需求量极大的那类「具有个性及地位」的建筑师,不论是住宅或商业地产发展商均希望她们拥有令全城哗然的伟大设计。Nedelec的做法倾向於简单但精密,以及具有个性但与环境配合的设计。他说:「香港的楼宇是如此的密集,要创新的唯一途径便是在外墙上发挥创意。」观乎Nedelec的设计项目足以证明他的理想。

在巴黎Ateliers Jean Nouvel(曾负责项目:Mercer Residences,曼哈顿,巴塞罗那Torre Agbar),Pei Cobb Freed & Partners(原名IM Pei & Partners)及Frank Williams & Partners(曾负责项目:香港干诺道50号,迪拜Burj Residences)工作後,他创办了Florent Nedelec Architecture并迅速享誉全球。在这里开设自家建筑师楼的原因之一,是由於他曾在香港工作的日子。他回忆说∶「曾有一名纽约精品酒店的客户,聘请我做来港为她负责四间酒店项目。」除了办公室及住宅项目之外,Nedelec刚刚完成了The Jervois、海南度假村、Whitfield服务式住宅及位於北角的酒店项目(刚於今年春天开幕),正在建设中的项目工程则包括了台北的住宅项目 ˉ Yong Ye Huan及於2014年竣工的中环The Queen’s。他说∶「我很喜欢从事酒店业的项目,它令我感觉很有趣。建设酒店项目必需要有很神奇的做法,但您还需要营造出宾至如归的感觉与氛围。」

在香港工作有其一套的标准和规例,尽管有时令人感到沮丧,但有些时候却是一项令人兴奋的挑战。Nedelec笑说:「在每一个国家,您都必须尽量提高面积至最大的限度,这是她们的规则。」他承认保育及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在亚洲区仍处於起步阶段。「政府及发展商开始注重和尊重历史与空间,并开始意识到它们是值得保留的,看看尖沙咀的1881及荷李活道警署便是其中的例子。而可持续性建筑的首要规则便是让建筑持久不倒。」根据Nedelec称,打破迁拆和建设的循环,代表亚洲的建筑业开始踏入真正的可持续发展建设的第一步。「从碳耗用量的角度来说,建筑物於每20年便会出现很多问题。您可把太阳能电池和风力涡轮机设於建筑物的顶部作装饰。可持续发展的第一步是让它们耐用持久。」Nedelec设计的建筑结构并不流於时尚,他不会将设计变得容易令人纳闷并在五年内被拆除,任何趋向可持续发展的举动都是很好的进度,不管它是被动(Nedelec是创意绝缘的追捧者)或活动建筑物,结构必须最大限度地减少能源消耗,或是自身制造能源以供建筑使用。

问到Nedelec有关港式商业建筑物的不当设计,他回应道:「这是非常普遍的,为什麽香港楼宇的设计不能做得精明一点?我明白这需要设计师与建筑标准的配合,但这种事情在任何行业都会出现。看看电脑产品,有些设计师能够把它设计得更为精明。再看看地铁系统,香港的港铁系统是全球最优秀之一的。它并不需要花费更多的努力去建立,只是需要花多一些的精力去思考。我们凭藉经验及时间的历程,令建筑技术进步以及更加精细。」那麽Nedelec希望在香港能有什麽的发挥?「我希望建造一所别墅或是度假屋,更甚至是度假村。我一直都在城市里工作,所以我希望能参与跟大自然有关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