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期間不斷有當地人問老樓,香港是否很亂,老樓問他們是何來得悉,答案同是在看電視新聞上,老樓也以肯定的語氣對這批台灣人說:「香港很亂!」民宿老闆小廖當中一句便道出:「如果政府興建多點平價屋給居民,怨氣不會這樣大。」老樓深思,今時今日的情況,是否真的由貴樓價起引起嗎?

放寬九成還看審批

簡單而言,的確是可以這樣說,香港只有1,000平方公里的小地方,便擁有了全球最貴房價的「美譽」;而且也是數一數二供樓最吃力的城市,這並不是讚賞,反而是貶義。

假若港人大半生人為層樓打工是高興或者是悲哀,十個中九個人會答是後者;小廖問香港的人工是否能夠負擔,老樓打個實例:1997年前大學畢業生入職工資約13,000元,在22年後的今天,入職工資相差無幾,但樓價呢,卻以倍數計。小廖聽了之後倒嘆了一口涼氣:「辛苦了老百姓了。」

上週三(10月16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一片混亂中,最後以視象會議公布新一份《施政報告》,老樓當時在台北著名名勝象山全程聽着收音機,當中市場廻響最大的莫過於把首置上車客九成按揭上限,由現時最高400萬元上調至極800萬元;至於八成按揭由最高800萬元調升至1,000萬元。

現時市場意見,基本上是指政策會大力振興二手樓市,亦有分析擔心一旦樓價下滑容易造成負資產。

在傳媒收集了市場即時二手情況,又封盤加價的現象,並有部份地區一天出現多宗成交,製造了一片利好聲音;不過,老樓在台灣當地卻冷靜下來,心諗年內不少發展商運用了「呼吸Plan」(即以二按低息過度二至三年,到期買家需找新銀行轉按),只是幫助促銷,用的人不多,個別更在申請時不獲批。俗語有句:「做媒人不保證包生仔」,始終由銀行批作準。

社會運動未完,經濟下行剛開始,相信二手熾熱氣氛極為短暫,即使愛抬市的地產代理們,亦未有大力撥火,看來他們只要求刺激二手交投為先,未敢信樓價大幅回升。

延伸閱讀︰【老樓講樓】良好商戶關係 達致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