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趁疫情受控,本地新增個案多天見零,故又出動還飯局債,與會者乃舊同學、前公司同事和新相識,不約而同不選擇連鎖食店,反而選擇地區小店,因地方貼地氣小炒夠鑊氣。一眾由6點傾到10點打烊(防疫B時段),席間話題離不開何時通關、樓價等熱門話題,唔知點解冇人講股票,原來個別朋友,已經把今年初的來自股票獲利收益,轉投放在樓市內。

「結婚先」定「買樓先」?圖為新世界大圍柏傲莊III示範單位。
「結婚先」定「買樓先」?圖為新世界大圍柏傲莊III示範單位。

中學同學志鵬哥,自十多年前澳洲回流,回港不久便買樓自住,連同澳洲的物業,手上已經有三層樓揸手,年近退休年紀不言休。因為公司最近炒了不少人,自己也被減一成人工,雖然兩層樓差不多供滿,由於兩子剛出社會工作,收入不高,為免打亂陣腳,故把原先定的下來的退休計劃推遲。

「等多五年等仔仔工作穩定先」,澳洲層樓一直自住,原本一有時間便過去住一個月,因疫情關係,已一年多沒有去澳洲,層樓沒有租畀其他人,只由鄰居每兩周找人清潔,「總會過返去,可能年底聖誕前,我兩公婆已打了兩針,公司假期不能儲兩年,按現時疫情穩定,應該9月可以訂定機票。」

志鵬哥在港有一層自住物業、一層收租,租客剛搬走,單位正在裝修,放了兩個月都沒有人租。因為公司客減少,即使有公司客傾,但預算減少,租不起。「我已經低市價租金一成,而且新裝修,每日一枱客睇樓少,問過經紀,三房客好多因為股票賺錢,紛紛換樓或買樓,加上息口平,好過幫業主供樓,故游說再減租。我問減幾多,起碼多一成,即係比以前租金累減兩成,呢兩日都係冇客還價。」

市場話,的確多了大家庭買樓,故對於三房單位非常渴求,由於細單位需求減少,亦有業主減租。因此,租務市場明顯比買賣慢,尚未見到租金止跌的時候,作為業主為免白蝕管理費和差餉,多傾向減租求好租客,料下半年租金,再有機會跌三至四個百分點。尤其是市區屋苑,因新界多了新樓盤入伙,況且租金有差距,故搶了不少市區租客。

舊同事Yan計劃結婚,原本兩人去年租了樓,但今年在股票市場賺了筆,「過去兩年都冇賺咁多,可以夠首期買樓」。所以,最近已密密睇樓,目標約800萬至1,000萬元的兩房單位,若果淨靠份人工儲錢,再過五年也儲不了首期,人工根本追不上樓價升幅,既然結婚需要,就勉強上咗車先。

「老豆話最辛苦買第一層樓,上了車先算,我計過數兩公婆慳啲駛都冇問題。所以,近月已開始睇樓,還過價畀業主反價,或者畀人哋截足先登,」電話響起,又收到代理畀盤約睇樓時間。Yan未來老公仔終發第一句:「上車要靠投資,唔係次次咁好彩,買樓係對你一生的承諾」Yan聽了微笑話「好肉麻呀。」一對準新人幸福滿瀉。

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指出,受疫情影響2020年只有2.9萬人結婚,創30年來新低。立法會秘書處一份調查報告也顯示,在土地嚴重短缺和置業負擔能力下,35歲以下的年輕世代,在整體自置居所戶主中的比例,自1997年的22.1%大幅收縮至2019年的7.6%。

相反,2019年,60歲及以上的年長業主,於自置居所業主中的比例為41%,較1997年的21%相應比率上升一倍。 形成了年輕客上車越來越困難,因樓價飛升下,新婚人士把置業時間推長,故出現上車靠父幹的社會現象,結婚乃人生大事,老樓結婚前先買樓,宜家結婚的年輕人,逼於先租後買,為數不少。

延伸閱讀︰【專家分析】「睇樓日記」 換樓住細咗 仔仔話「唔到我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