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公园应否开发?近年,世界各地政府对自然环境虎视眈眈。在四月中旬,美国参议院通过一项财政预算案修正案(SA838),容许独立州份接管联邦政府土地。但这项修正案并未引起关注,只有少数媒体跟进,其中户外活动媒体Gearjunkie引述参议员Lisa Murkowski指∶「这项修正案将全面改革土地政策,以促进经济发展,并赋予各州份权力,改善现时的环境保育制度。」

虽然该修正案没有法律效力,同时表明国家公园并不包括在内,但已被视为是打自然环境主意的开始。而在香港,开发郊野公园早已引起争议。

土地浪费?
行政长官梁振英一月份发表施政报告,其中第72段提到∶「为了改善环境,政府把大量土地规划为非发展用途,包括郊野公园,并把新规划发展土地的发展密度降低,造成了近年房屋供应严重不足。」由此可见,政府视郊野公园为浪费土地,而政府过去亦曾提出利用郊野公园土地建屋的构思。不过,这次引起了社会更大的回响。

知名环保人士Martin Williams博士营运Hong Kong Outdoors网站,并积极参与「保卫郊野公园」联盟。Martin表示∶「梁振英暗示郊野公园浪费土地,简直是大错特错。郊野公园是香港的瑰宝。香港的郊野公园占地比例为全球数一数二的,一直令政府和港人引以为荣。现在政府却将公园视为浪费土地,真是荒谬。」从政治层面分析,政府或试图放出消息试探公众反应,视乎民意取态再作决定。

牺牲小我?
社会上亦有支持发展郊野公园的声音,认为只用小部分公园土地不会危害自然环境。第一太平戴维斯估值和专业顾问服务董事总经理Charles Chan表示∶「市区土地几乎用尽,因此必须开拓新的土地资源。郊野公园占本港面积的一半,因此,长远而言,发展公园土地是无可避免的。其实,只要拨2至3%的郊野公园土地建屋便足以满足未来十年的住屋需求。牺牲这麽小的郊野公园面积,实在无碍市民享用公园。反之,眼见大部分人住在挤迫和危险的房,却不发展郊野公园才是违反常理。许多郊野公园,例如薄扶林郊野公园均邻近市区,毋须投放大量资源建设基建便可发展房屋。」

若当初土地规划完善,更毋须发展郊野公园。思汇政策研究所研究总监Simon Ng在《南华早报》中撰文提出∶「香港目前的住屋问题主要由於过去政府停建居屋和减少公屋供应,并以勾地机制取代定期卖地,使发展商得以操控土地供应。」Simon更指,低利率进一步推高投资者对房地产的需求。Martin对此深表认同,并指出∶「郊野公园早於数十年前经已规划,与房屋供应短缺并无关系。政府应该关注的是,香港有多少空置的住宅?有多少在炒家手上?」

Martin亦不同意香港无地可用。棕地、工业用地和旧农业用地均可建屋。除了天水围等偏远地区外,市区仍有不少旧区待重建。当初,社会期望天水围能带来大量住宅供应,减低楼价。但Martin认为天水围和均规划失当,无助解决住屋需求。因此,市区重建局需要更大权力,并发挥创造力妥善重建市区。他说∶「香港有不少土地,政府需要努力找寻方法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但政府却偷懒打公园的主意,只因其他方案的阻力较大,若牵涉围村更要面对新界原居民的反抗。而填海或重新规划公园的阻力则较少,执行更容易。」

土地用途
重新规划公园真能解决住屋问题吗?Charles表示∶「这绝对可以增加中下阶层的住宅供应。郊野公园会否用来兴建豪宅取决於政府政策。政府可以限制郊野公园的土地只可兴建以细单位为主的高密度住宅区,亦可用作兴建公屋和居屋。」

不过,很多人均认为这不可能发生。他们认为毗连郊野公园的地皮,不论面积大小,均属优质地段,只会用来兴建更多豪宅,大部分香港人均无法受惠。Martin提醒大家∶「这只是起楼赚钱,根本无助市民置业。梁振英本身来自房地产界,与该界别的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香港的物业发展涉及庞大利益,但香港社会却欠缺民主制度去制约政府的权力。以致物业发展由既得利益者操控。开发郊野公园并非为了解决住屋问题。这是一个谎言,开发郊野公园只会进一步剥削无权无势的市民。」

楼宇炒卖仍然令人关注,但最重要的问题始终是香港社会以金钱挂帅,忽视自然环境。Simon担心把郊野公园的价值与住屋需求对立,扭曲了公园的意义,误导市民支持发展。随著人们越来越关注地球的生态环境,香港的竞争力逐渐被其他著重自然环境的城市抛离。Martin坦言∶「香港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但我觉得环保已成为追求生活品质的重要因素。香港人的思想亦改变了不少,可是要推动人们实践环保仍然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