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疫情在农曆新年后迅速扩散,基本是初期太轻视疫情,搞到全球恐慌,全城投疫连最基本的口罩也短缺。特区政府林郑团队责无旁贷,抗疫领导失误,全城怒吼,政府将更难施政。

全城抗疫,楼市静寂。

区议会选举后已预期出现变化,民生事项料排最前讨论;至于建设议题则个别先行,可以预见一些非急切性的议题有难度过关,所以未来四年任期内基建设施将无了期「倾」,这是政治现实,非常时期逼政府改革的话,亦会越演越激。

地区少了新建设,对楼市影响立见影,如新道路网和新隧道,即时畀地产界人士炒消息,力捧地区楼市,都收到好的效果;假如没有地区新建设,只靠「食老本」,根本只能跟个大市走,大市跌便跟着跌,大市升则落后于其他新社区。

正如已发展多年的港岛东楼王太古城,目前每方呎仅20,000元,毗邻西湾河和西区新楼已不只此数,不过始终仍是港岛东楼价指标,有租金支持,因此地位暂时可以守得住。

寻找太古城笋盘

另一个天水围嘉湖山庄,纵使上月被同区新盘Wetland Seasons Park低开影响,成交价掉头回落,仍可保持天水围屋苑指标屋苑,「烂船有三斤钉」,成交回復,不过没有之前那麽活跃,因肯减价的业主太少,阻碍了成交量。

如今疫情扩散,开始有社区感染的个案,料陆续增多,睇楼客亦会减少活动;加上平价货不多,料今季成交量不能维持,甚至跌至单位数字,楼市静到无朋友。

㝷找天水围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