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日前宣布了在四间发展商分别捐地或借地下,已达1万个过渡性房屋单位的目标了,并有意将目标进一步增至1.5万个。我同意政府是有成绩的!事实上过万个单位并不是小数目,但希望政府不要自满,对比庞大的需求下这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公屋轮侯册仍有25.75万申请在等待中,最近一期新居屋仍然有30.9万份入纸抽签,与90年代兴建房屋的平均数比较,近20年香港是起少了约50万个住宅单位,所以我们并不值得为1.5万个单位感到成功,这只是一个好的开始而已,如果官商良性合作能够成为一个长远商界回馈社会的机制,这才是最大的价值。事实上财团合力舒缓最基层的住屋困境是可以令到社会更和谐,整体供应可以作出更平衡和有默契的安排,令市场更健康发展,这都是发展商和市民也可以得到的长远利益的。

寻找资助房屋

我不同意有人用官商勾结去看,这只是有如纳税或近年日益普及的社会企业责任一样,是值得尊重的商界回馈社会的方式而已,如由我此角度去看,参与的发展商具持续性才是值得关注及鼓励的,所谓持续性即是可否承先启后去向前长远发展,如果用具体内容去看应该是看有否完整的概念及计划,及是否已找到合适的伙伴,暂时只是刚起步,率先起步捐地的新世界有了先拔头筹的优势,他们的「光村计划」相对上是较完整,更有往绩及长远理念,希望其他发展商也加油落实,造福草根。

是的,笔者亦担心未来1万至1.5万个单位的落实程度,因为正如我之前回应「施政报告」所说,造地的考验其实最后是要看政府房屋政策的执行能力,加上有部份捐地是有争议性,甚至有些是位于淡水沼泽,这些过去不易批核的土地若不能落实成为供应,会否是一个虚数?如果批核成为供应,我们又如何防止公众批判呢?因此有关计划的长远理念及实践才是最有价值的,只要公众能长远受惠,又何必介怀个别发展商的长远得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