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鸭脷洲及黄竹坑三幅地皮以高价售出予中资机构后,香港的房屋市场又掀起一阵抢购潮,一手货尾纷纷加价,最极端的例子在将军澳,特色单位较之前推售的一般单位,售价竟然高出六成,呎价也超过2万元;二手方面,无论楼价指数或个别成交,也纷纷出现破顶成交。于年头表示看淡楼市的施永青也转軚表示,今年楼价会升10%,不少代理朋友表示,楼市大时代重临,不少买家害怕香港的房产被国内资金进一步抢购及推高楼价,今天买楼虽然很贵,恐怕将来买只会更贵,用「恐慌性抢购」来形容也不是跨张。

政府再进一步推辣招恐怕也没有什么显著作用,尤其是新一届的政府,更加应该有新思维,突破常规做法才是。古代有大禹治水的故事,辣招只是用来抵挡洪水,作用是短暂及有限的,更重要是如何疏导市场旺盛的购买力。

政府多番强调远水不能救近火,土地开发至完成,要经过很长的时间,这是事实,更要命是当新供应能够推出市场时,楼市又可能已经升得太多太急而爆破了,新供应应又低迷需求,房屋供应上,时差关系,似乎又是命中注定。

现今金融产品,层出不穷,政府可否为当今甚至未来的房屋金融化,为投资者提供更多与房屋价格挂钩的金融产品,令资金转向,疏导一下投资者的洪水。其中一项是房委会下有大量未补地价的居屋,这些居屋权益可否变成基金单位出售,理论上,楼价上升,补地价也水涨船高,今天买家投资这类基金,也会因楼价上升而得益。

更大胆的想法是政府有大量可供出售土地,今天以市价用基金形式发售,将来土地出售后的款项由基金各单位持有人均分,同样可令基金持有人因楼价上升而得益,由于基金单位可大可小,买家也可以用每月供款方式购买,不用一边储钱,一边楼价急升,储钱的速度好像永远追不上楼价上升的速度,令社会产生怨气。

当然,这建议在实行上还有很多细节需要专家研究,笔者只希望抛引玉,于新一届政府能够有新思维去应付楼价大升大跌的困局。

>> 上一篇:楼价飞升机会高 大家置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