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行业是香港经济的重中之重,卖地更加是政府库房的主要收入来源;面对逆境,如果楼价持续下滑,恐再引发负资产的出现,而在骨牌效应下势必波及其他各行各业。

社会运动窒碍市场信心,过去四个月来,已导致本港多个行业如贸易、零售、旅游、饮食及地产等走向萧条。楼价至今虽未严重下跌,但过去数月成交量拾级而下,令地产代理生意苦不堪言。幸好发展商在逆市下,愿意减价开售新盘,令市场不至于一潭死水。

是次社会运动潜藏着社会的深层次矛盾,尤其在住屋方面,有见及此,政府在今年的施政报告中,都着眼于改善民生的措施之上,尤以房屋供应及政策为首要目标。

在施政报告云云措施当中,最为市场关注的就是放宽首置人士的按揭成数,如果购买楼价在800万元以内的已落成单位,便可以申请按揭保险上限至九成,而楼价介乎800至1,000万元者,按揭上限亦放宽至最高八成。

相关措施绝对有助释放更多的购买力,为楼市注入新动力。更重要的是,放宽承造按揭保险的楼价上限,可大大降低年轻人上车支付首期的金额,重燃他们置业的希望,亦可藉以纾缓对社会的怨气。

笔者重申,香港房地产乃本地经济命脉,楼价的稳定及成交量的增加,具有蝴蝶效应的作用,可以带动各行各业,使下行的经济不会硬着陆;而待社会运动结束后,各行各业可望曙光再现,而经济亦可加快复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