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er Bay Area

对于政府来说,整治楼市的政治代价真的难度高,遏市措施既要笼络一般草根基层,派糖惠及中产,还要符合富裕阶层觉得代价合理,因此在压抑楼价方面,最理想莫如跟着美国加息步伐,让融资成本上升促使楼价下挫,这样政府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的磨芯。

现在经济专家几乎一致同意2018年美国将带动全球进入加息年,因此大多数市民的预期加息周期快重临本港,推测楼价因此会全面下调,另一方面,公众也寄望房策新思维成功,可持续提供更多居屋及绿置居等资助房屋单位,到时市民便可较轻松置业了。笔者绝对认同楼市有周期性存在,而不少至今尚未置业上车的市民倾向相信加息重临之后,香港楼市将会盛极而衰,由高峰迅速滑落,现在坚持不上车的市民就可以避免重大损失,稍后可用同等价钱买得更优质更宽大的单位,我尊重这些人的想法。

你可能有兴趣:
>> 2018年内房市场将趋于稳定
>> 加息与地缘风险 影响港楼市

事实上,投资者也同意加息周期来临,但当中却有不少投资者继续坚定入市步伐,最近一些海边大型新盘便成为他们猎物,成交呎价站稳在5万元左右,确实令普罗市民为之侧目,甚至怀疑买家的投资判断力。毫无疑问,目前传统豪宅区的住宅楼价才约3万元左右,而传统智慧是买楼买地段!以上海边新盘价钱的确⋯⋯ 哈哈!

一位向来高瞻远瞩的高人对我说,千万不要再坐井观天,赶快自我修正世代相传的香港豪宅地段理念,他指出现在香港已贵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前沿大都会,身价已经今非昔比,早前的高铁计划已令西九龙站变成新一代的豪宅区,而由于政府行政总部预告搬往东九龙一带,也把昔日旧机场所在地的启德新区孕育发展成为另一新兴贵重地段。至于地处新界西北偏郊的屯门及元朗,可望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之后,成为许多需要经常往返两地的企业高管的休整补给大本营,其中一些国内南下来港工作及发展的专才,经过7年时间后,若他们愿意就可以自由选择成为新香港人,在择地置业方面,他们大部份将不会受到传统豪宅地段的包袱所缚束,故说不定将来元朗、屯门或大屿山,才是新香港人心目中的最核心豪宅地段。

>> 上一期:大围村南道转身地产街 遏市辣招的确功不可没

>> 下一期:助市民换楼 勇敢行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