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传内地今年会全面开征房产税,即是以房价或出租租金收入征收税款。现时上海和重庆已试点开征房产税。上海由2011年起对购买第二套及以上住房的家庭和买新房的非上海居民家庭征收房产税,税率因应房价高低分别定为0.6%和0.4%。而重庆市亦在2011年对主城9区内独栋别墅、新购高级商品房及外地投资者在重庆购买的第二套房征收房产税,税率为0.5%至1.2%。

有人认为有了房产税后,持有第二套房子的成本增加,会令本来打算买第二套房子的人放弃计划,亦令有第二套房子的投资者把它放售。由于市场上的需求减少而供应又同时增加,楼价便会下跌。然而,在开始实施房产税时,税率大都会定在较低水平,这样对抑制投资并不能起应有的作用。再者,当税率像上海的政策般因应楼价定在不同水平时,价钱较低的房子的投资性需求便会增加,间接推高楼价。

当房产税定得高时,投资者亦会将税款转嫁给租客。经济学中的基本概念「税负归宿」,说明税收最后由谁负担与向哪一方征收无关,征税的影响视乎供求弹性,一般不会只影响买卖的其中一方。所谓「羊毛出自羊身上」,即使房产税只是向拥有第二套房屋的投资者征收,也会间接推高租金,增加租客的住屋负担。深圳政府宣布今年或会开始征收出租房屋所得税,同样道理,向租金收入征税会令部分税款转嫁给租客,令租金上升。也令原来不打算买楼的租户,会因租房税实施而赶着去买楼,扭曲市场需求并推高房价。

事实上,开征房产税市民并不能直接得益,间接推高租金和楼价会加重市民的住屋开支负担。最大得益者应该是政府库房,开征房产税会令政府收入大增,怎样善用收入让市民受惠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内地现时已内需不足,开征新税或会减少市民消费,对经济未必有利。政策上应多管齐下,控制土地成本,合理引导市场需求,才是稳定房价的关键。

>> 上一期:深圳楼市是否存有泡沫?

>> 下一期:中山楼市受惠于深中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