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奋斗史(二)  白手袜与饮管党

1990年大埔太湖花园新盘开售,一如过往全新楼总有不少香港人趋之若鹜,宁愿捱更抵夜去排队买楼也要觅得心头好。当年这些发展商的新楼盘并无委托地产代理促销的,然而代理为求开拓多一条财路,亦避免买家转投购入发展商新盘而失去赚佣金的机会。因而我们的一众代理就沦为买家的跑腿帮手排队,一来可赚回点服务费,另一方面亦可即时吸纳楼盘作为将来二手放盘用途。

售楼当天,大清早,人龙已差不多绕了太湖花园一个大半圈了。正当大家静待发展商开门售楼时,突然杀入一群口含饮管之粗眉大汉和衣衫褴褛的不速之客走上龙头,只见扰攘吵闹一会就摄上头位了。说时迟,那时快;又一群手戴白手套的大汉鱼贯进场,但塞不到头位,竟然另起一条龙照排可也… …。

很多香港人也知道因为“地产”令到很多人,很多行业发了达,原来就是排队费,卖位费也衍生出一门生意来。笔者眼见不少买家为此而奉上不少血汗钱,真金白银去换来一个购买蜗居的机会。后来发展商卖楼机制与时并进,“中间人”手法亦进化到卖筹卖公司壳来赚钱,而金额由最初的一万几仟,发展到97年的二佰万都只是一个位,一个筹而已;情况之狂,敢称香港独有。

这两年政府接二连三地推出甚么九招十三式,就是如来神掌定独孤九剑也压不了楼价,其中一些规范了一手楼盘的销售模式,说出来是透明化及公平化。但笔者近年看见如大角咀两个新盘海桃湾及帝峰皇殿,发展商就反朴归真,以公平公开地响应措施实行先到先得的卖楼方式。我们一众代理,又如返回20年前,今次更要通宵帮客排队才有机会觅得一宗生意……忽发奇想,在某时某地可再睹那群彪形大汉的风彩,以重温昔日香港卖楼的独特文化。

廖振雄 – 区域营业董事
世纪21奇丰物业顾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