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因国安法的制订,建制派及反对派均唇枪舌剑、不断交锋、争取民意。究竟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会变成怎样?悲观的会选择卖楼移民;乐观的,就会认为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香港即使经过一轮震盪,东方之珠仍会屹立不倒。这跟1967年的暴动、1997年回归的情况差不多。笔者认为香港的国安法只是中美两个大国在博奕下的产物,对物业价值影响短暂。

关键问题是中美角力,谁是赢家?最近笔者在看一本书《Has China Won? The Chinese Challenge to American Primacy》,是前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着述。当中提出不少精闢见解,书中提到美国是一个财阀当道的社会,造成严重的财富不均。中国则实行精英主义,不断努力消灭贫穷。今次的疫情,正好反映在精英主义下的高效率,令人民感到更安全。其实中国自587年隋朝实施科举制度,令社会不同阶层的人,不论背景、贫富皆可以透过科举制度选拔成为「士大夫」,亦即是现代的公务员制度。精英施政,在中国已经有超过1,400年历史。

相反,疫情之下的美国,处处向钱看,经济比人命重要,固然未能有效控制疫情散播,也进一步暴露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种族及经济矛盾。

书中作者更指出,以往欧美国家都有自信,其自由民主的思想及文化制度,具有举世优越性。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的人民,在世界越来越开放及一体化的环境下,会受到自由气息的影响及感染。但当今美国围堵中国的出發点,是害怕中国的强大,害怕中国的文化,反过来影响世界。就像过去几千年以来,中国同化了周边不同的民族一样。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中国好,香港才会好!笔者也相信中国会打赢这一场世纪之战,香港的地位及经济自然可以更上一层楼,物业的价值当然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