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经济在 2019 年下半年开始,受社会运动影响,已经开始走下坡。好不容易捱到过年,以为有春节假期,可以多做点生意,又遇到武汉爆发肺炎,香港变成死城,二月份的旅客人数下降了 96%。国泰飞机停满了飞机坪,前所未见。当三月中国的疫情开始受控,欧美各地却又连环爆发,香港疫情又进入第二波。疫情之下,金融市场受到波及,全世界股票市场都大幅下跌,美股更曾下跌差不多3,000点,创历史纪录,笔者遇上人生第四次全球股灾。

撤辣招救经济刻不容缓。

股灾加肺炎,经济不景接踵而来,是必然后果。各国中央银行大幅减息,又再量宽,就是为了稳定经济。

回看香港情况,大公司有充足的现金储备,捱一年半载,渡过困境还是可以的。相反,香港绝大部分的中小企老闆必须自救。要捱过困境,必须有充足的现金。而香港人的资产大多数是砖头,是物业,但价值3,000 万元以上的物业,在现今市道,要套现就非常困难。

港府必须重新检讨,在大旺市时制订的辣招,有哪些需要修订或取消,才能促进正常的物业交易市场回復生机,让有需要套现的业主离场,否则下一波大量公司倒闭就会影响至员工层面。

笔者认为压力测试,已经完全没有需要。首先,在全球都在减息,甚至零息的背景下,简直是讽刺。

第二,特别印花税(Special Stamp Duty,SSD)也应检讨,卖楼出粮给员工,卖楼交租救公司。在 1998 年金融风暴时,笔者就有亲身体验。现在20%楼价的重税,变相令救生门关上。政府惩罚的不是炒家,而是生意受打击的小商户。何况,这种税也直接影响买家的投资意欲,令物业交投进一步萎缩。

第三,港人购买第二套房的釐印费,现在高达15%,有限公司税率更达30%,也应检讨,尤其是3000万元以上的物业,大都具有投资成份。首置自用客极少购买,在零息年代,购楼收租,仍受欢迎,15%的税率是变相将买家赶去购买外地置业。在当今经济面临大风险的时刻,港府应将购买力保留在香港。

辣招在物业市场大旺时制订,大家可以预见未来经济将出现逆转,检讨相应政策是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