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适值约友人在尖沙咀食晏,刚巧一间拍卖行在附近大厦拍卖物业,抱着观摩性质去看看,大开眼界,与会者三五成群,而且操内地口音的大妈大叔仲早过老楼到场,而且举手绝不手软,当然专针对一些低下价物业,200零万有交易。

拍卖场瞄准笋盘,大妈出价面不改容。

拍卖行在某商业大厦内举行,老楼大约下午两点便到达会场(拍卖会于二时半举行),当天大约有30项物业拍卖,七成为住宅,其馀为商业物业包括商舖,还有一幅农地。

根据疫情控制人流关係,行与行之间有段距离,但座位并不是隔行坐。

老楼坐在前二排,每行左右约三个座位,由于拍卖师未到,故在室内的壁佈版看一看拍卖物业详情和图片。

突然间有为数五至六位,衣着普通兼操半咸淡的广东话大妈大叔进场,大家又说有笑,应该是相互认识,并坐在隔邻两排座位,未开始已经侃侃而谈,虽有戴上口罩,但老楼感觉并不太好,好像在茶楼般鬼杀咁嘈。

拍卖官于2时45分到场,首先宣读大揪拍卖需知及签约事宜,随即开始拍卖,拍卖时乃不依现场派单张上列印的序进行,由拍卖师抽取先后次序,可能之前已蒐集了与会时客户对那些物业具兴趣,所以把较有把握的物业抽放在前。

结果多项为数200至300万元的旧楼物业较多人争,出价亦此起彼落,而前述一班人前后投得至少三项物业(因个别未到价被拍卖师收回),而且面不改容,拍卖师在拍卖大约五至六个物业后,便向现场人士了解,问在场人士有否对单张内那个物业有兴趣,大约十多秒后现场人士没有反应,拍卖师便宣布拍卖会结束,整个拍卖会不足半小时便完场。

之后同业界人士倾开,因每项物业皆有业主底价,不是有开价便会卖,而且不少人士已在之前睇楼,大约知道那些物业较受欢迎,甚至超过一位人士有兴趣,为了增加售出机会,便抽调较前位置拍卖,更可增加现场拍卖气氛,当然也要看物业价钱或质素,并不是一定以平价取胜。

拍卖会中亦有多批熟客,所以与拍卖会职员也相熟,若然有他们心水盘,也会之前向这批常客打声招呼,亦有些能在拍卖前已售出,所以他建议有兴趣在拍卖会上寻找笋盘的市民,也需于拍卖前做些功课,以免临场做错决定,因拍卖会买家亦要付上法律责任,不可弹弓手或悔约。

延伸阅读︰【老楼讲楼】屯门持续發展 上车盘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