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房屋政策正作出1997年之后的重大改变,我觉得分水岭应该是在国务院副总理韩正较早时表示:「香港住房问题需要解决!」,继元朗多幅土地后,政府再行使《收回土地条例》预计收回大埔颂雅路西土地,建屋土地正大增,而梁振英先生亦在5月13日提出将大榄郊野公园边陲地带作出居屋用途,我是非常之支持及同意的。

大量造地刻不容缓!图为粉岭鹤薮水塘。
大量造地刻不容缓!图为粉岭鹤薮水塘。

梁振英先生是充满了城市规划经验的资深测量师,在他做特首期间,是比他上任之前增加了可以兴建33000个私楼单位的潜在供应量,大榄建居屋的最大价值是「解封」了过去多年来因为一些错误环保观念而封印了的郊野土地。

香港是有很多出色的环保成就值得骄傲的,但亦有不少错误的环保意识,其中被人滥用为阻止政府造地建屋就是一个糟糕的例子,过去十多年香港就好像生病了一样,只要你说民主或是环保你就有把利剑,只要你批判政府你就有光环,完全是不需要理会说话的内容或者概念是否合理,發表言论的人知识水平和往绩如何、有没有份量及他们有没有利益冲击!这个错误的年代其实应该要改变!

用单纯的环保去阻止人起楼是不合理的的,因为2%的绿化地已足够我们發展20年,佔的份量那么少,怎可能不让人去發展来满足居住的需求呢?环保及建屋之间的冲突本来并不存在环保土地罕有,只存在会否有极少量极具环保价值的地方在建屋过程被破坏而一去不復返,那就一定要证明必需保护那块地价值为何高于让人居住的价值,不应该盲目去反对造地,亦因此大榄郊野公园这些边陲地带近公路,行山受惠的人一定会远远少过让2至3万个家庭能安居乐业的地方。

笔者虽然是一个投资者及地产代理,正正因为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我们更要为一些未能够安居乐业的人去發声的,现在这个社会裡面,每个人根本是一体,如果我们想令自己福祉持续,必须要别人也能拥有幸福呢!

延伸阅读︰【专家分析】楼市的梦醒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