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设计意念港式结构的实用设计

由19世纪中便已扎根於香港,HughZimmern本是一名建筑师,其设计室Faux在港开业两年,设计以外还有其独特的家品创作,他把真正的「香港化」带进我们的生活。

在英国修读完後,您是怎麽来港工作的?
我很喜欢香港这地方,在世界各地工作至80年代初,我回港并感到这是很香港的结构。您必须要充当一个多方面的设计师,亦即您必须非常全面。我离开香港在世界各地参与建筑设计服务。这些经验真正的令我知道建筑师应做的是什麽。

设计师常常抱怨在香港被迫於狭小的空间工作,您觉得这是一个建筑结构的问题吗?
这是关於建筑结构及楼宇发展的游戏,事实总是这样的,楼宇跟建筑结构形成反比。楼宇是因应发展商而设计的。但我不认为这只是香港的问题。在纽约有更糟糕的房子及空间。

尤如汉城,楼宇建筑在二次世界大战开始被重视?
我们的人口爆炸。我不清楚过去40年来的人口增长情况,但速度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而我认为政府需要负上很大的责任。这里有一些法规仍未「清理」,自1935年伦敦建筑法规起,它总是不断从中修订。如果您想发展商兴建优质的楼宇,那麽一定要从根本的基础上改变。

香港需要更多的吗?
我想看到简约的东西,但这里似乎有很多废弃物。看看这里的公园有多少硬地比例,实在是很难看。政府似乎无法有效地推行环保,荒谬的、假的19世纪街道家具摆设於苏豪区。可取的是在很短的距离便可感受绿色的环境。香港政府非常自豪这里的基建项目,但这并不是游客想看的。

是什麽原因令您成立Faux呢?
我从建筑师退休时仍希望有其他事情可做。而我仍然可做设计的工作,其馀的便是创制家品。开始时是制作毛皮产品,但它们不是养殖的毛皮,之後便制作地毯和陶瓷。

您自己仍会设计的吗?
一些东西罢,但我集中在建筑及室内设计,以及策划项目。令我感到奇怪,中国是世界级的制造商,但香港设计的产品却很少。这就是为什麽我们使用本地的艺术家及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