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填区的争议将军澳堆填区一直处於争论的状况,令本身以环保为题的地区屋苑前景暗淡。

在八月热浪过去後的数个星期,西贡区区议员方国珊(ChristineFong)很高兴终於能够打开於日出康城寓所的窗户,呼吸新鲜空气。她说∶「堆填区就像一个巨大的垃圾桶。恶心的气味闻起来像臭鸡蛋混合了硫和公共厕所,无论哪个品牌的空气清香剂也不能辟除气味。在五月及六月的时候更因风向而令情况更为严重。」

Christine那价值500万元的家离将军澳堆填区仅800米,而这问题已被激烈争论已久。不久前,立法会不通过大规模扩建将军澳堆填区,而政府便大胆地给予了第二个建议。新的提案提交至西贡区议会检讨,於五月加上了两项修正提案环境署署长黄茜仪∶「扩展部分将只用於倾倒建筑垃圾,我们将动用约720万元增建除臭和开采井。」然而,因为政府没有界定清楚,居民对「建筑垃圾」的定义都抱有怀疑的态度。Christine说:「我们不知道是否工业用的电子废物也包括在内,而这可能意味著土地有可能 漏重金属污染物。」而远在清水湾的居民也受到同样的困扰,距堆填区约两公里的维景湾畔组成的联盟主席-陈启伟(Chapman Chan)说:「因为它的气味,居民都必须保持窗户关闭及开动冷气机。更糟糕的是台风或风暴来临前闷热的天气令情况更坏。」

而这亦是有证据支持的居民的诉讼请求。一项中期研究报告,理工大学提出堆填区是一个很大的责任,约40人於去年六月至九月期间进行了实地视察。研究人员记录了「不寻常的气味」14次,其中来自近似垃圾堆填区传来的气味被检测到13次。纵然日出康城的名字代表著健康生活及可持续发展,及一种新的环保生活态度,且有4成的地方作为开放空间,包括20万平方英尺的帝柏海湾海滨长廊,3000棵树及独立的单车径。身为建筑工程师的Christine说:「这宁静屋的屋苑位於港铁站正上方,拥有大量的绿化地带,在今天的香港是非常罕见的。不当的城市规划设计令这变成一个遗憾,它的价值应当比现在的更高。」日出康城中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首都及领都提供超过3,600个单位,但它的价格比其他将军澳的屋苑为底。七月份的尺价将为$5,200,而长江实业其他类似的港铁线屋苑则以尺价$6,100出售,较前者高出约17%。

中原地产高级分行经理楚朱锡明(Joe Chu)说:「租金及销售率较低的原因是因为设备和基础设施不足,康城站上现在只有一个住宅项目。不过,他承认恶劣的气味也间接地影响了买家的心理。付出一生的积蓄,谁不想要最好?生活於垃圾堆填区附近,是不少买家所担心的问题。」虽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将军澳,重要的是要记得香港曾经有过13堆填区,但现已改建成为休憩公园、高尔夫球场及生态公园。另两个位於打鼓岭及屯门也每天帮助消化了城市约共16,000吨垃圾ˉ体积相当於大约1,000辆的双层巴士。

然而,上述住宅发展仍因居民的安全及健康问题而未有明朗的发展。中大教授朱利文称:「生活於垃圾堆填区地带可以说是有一定的风险,分解後可能排放的有害气体,如甲烷是几乎不可避免的。这是一个城市规划问题,有一个不会停止发展的垃圾堆填区位於附近,难道香港的土地真的如此短缺?如果发展是必须的,居民至少应该拥有知情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