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堆填區的爭議

堆填區的爭議將軍澳堆填區一直處於爭論的狀況,令本身以環保為題的地區屋苑前景暗淡。

在八月熱浪過去後的數個星期,西貢區區議員方國珊(ChristineFong)很高興終於能夠打開於日出康城寓所的窗戶,呼吸新鮮空氣。她說:「堆填區就像一個巨大的垃圾桶。噁心的氣味聞起來像臭雞蛋混合了硫和公共廁所,無論哪個品牌的空氣清香劑也不能辟除氣味。在五月及六月的時候更因風向而令情況更為嚴重。」

Christine那價值500萬元的家離將軍澳堆填區僅800米,而這問題已被激烈爭論已久。不久前,立法會不通過大規模擴建將軍澳堆填區,而政府便大膽地給予了第二個建議。新的提案提交至西貢區議會檢討,於五月加上了兩項修正提案環境署署長黃茜儀:「擴展部分將只用於傾倒建築垃圾,我們將動用約720萬元增建除臭和開採井。」然而,因為政府沒有界定清楚,居民對「建築垃圾」的定義都抱有懷疑的態度。Christine說︰「我們不知道是否工業用的電子廢物也包括在內,而這可能意味著土地有可能洩漏重金屬污染物。」而遠在清水灣的居民也受到同樣的困擾,距堆填區約兩公里的維景灣畔組成的聯盟主席-陳啟偉(Chapman Chan)說︰「因為它的氣味,居民都必須保持窗戶關閉及開動冷氣機。更糟糕的是颱風或風暴來臨前悶熱的天氣令情況更壞。」

而這亦是有證據支持的居民的訴訟請求。一項中期研究報告,理工大學提出堆填區是一個很大的責任,約40人於去年六月至九月期間進行了實地視察。研究人員記錄了「不尋常的氣味」14次,其中來自近似垃圾堆填區傳來的氣味被檢測到13次。縱然日出康城的名字代表著健康生活及可持續發展,及一種新的環保生活態度,且有4成的地方作為開放空間,包括20萬平方英尺的帝柏海灣海濱長廊,3000棵樹及獨立的單車徑。身為建築工程師的Christine說︰「這寧靜屋的屋苑位於港鐵站正上方,擁有大量的綠化地帶,在今天的香港是非常罕見的。不當的城市規劃設計令這變成一個遺憾,它的價值應當比現在的更高。」日出康城中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首都及領都提供超過3,600個單位,但它的價格比其他將軍澳的屋苑為底。七月份的呎價將為$5,200,而長江實業其他類似的港鐵線屋苑則以呎價$6,100出售,較前者高出約17%。

中原地產高級分行經理楚朱錫明(Joe Chu)說︰「租金及銷售率較低的原因是因為設備和基礎設施不足,康城站上現在只有一個住宅項目。不過,他承認惡劣的氣味也間接地影響了買家的心理。付出一生的積蓄,誰不想要最好?生活於垃圾堆填區附近,是不少買家所擔心的問題。」雖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將軍澳,重要的是要記得香港曾經有過13堆填區,但現已改建成為休憩公園、高爾夫球場及生態公園。另兩個位於打鼓嶺及屯門也每天幫助消化了城市約共16,000噸垃圾–體積相當於大約1,000輛的雙層巴士。

然而,上述住宅發展仍因居民的安全及健康問題而未有明朗的發展。中大教授朱利文稱︰「生活於垃圾堆填區地帶可以說是有一定的風險,分解後可能排放的有害氣體,如甲烷是幾乎不可避免的。這是一個城市規劃問題,有一個不會停止發展的垃圾堆填區位於附近,難道香港的土地真的如此短缺?如果發展是必須的,居民至少應該擁有知情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