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趕走污染 共創健康空間

趕走污染 共創健康空間隨著社會進步,知識水平提升,人們的健康意識亦不斷提高。然而,香港地少人多,想擁有健康的家居及工作環境並不容易,況且每個人對健康生活的定義各有不同,某人認為健康的東西,對其他人卻可能有害。吸煙當然危害健康,但家中飼養的寵物、日常使用的清潔劑、孩子心愛的毛公仔又會否影響健康?所謂「危害健康」的元素,確實很難一概而論。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曾就「健康家居」題目發表意見,指出健康家居是構成可持續發展社區的重要元素。一個「健康社區」不應使用任何危害健康的物料,住在這樣的一個社區,才可真正享受健康愉快的生活。

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健康環境就是採用無害的建築材料,即含鉛油漆或石棉牆壁等有害材料一概不用。乾淨的食水及空氣對健康尤其重要,由於人體每次呼吸可吸入一公升空氣,而身體七成的排毒過程經呼吸進行,故此清新的空氣又被視為健康家居之本。雅達空氣處理有限公司(Clairzone)營運總監Lars Kirchhoff指出:「現今社會普遍追求健康生活,人們注重飲食習慣,恆常運動,甚至服用保健品來保養身體。不過,人們往往忽略空氣質素對身體的影響。香港的空氣質素持續惡劣,令都市人的肺部功能較十年前大大減弱了。」

清新空氣對健康相當重要,可是在人口稠密、高樓大廈林立的香港,要呼吸一口清新空氣談何容易。我們吸入的空氣,隨時是鄰近大廈排出的廢氣,更甚者還包括垃圾堆填區的微粒和塵埃、船隻排放的黑煙等等。至於在室內家居,除了有皮屑、毛髮、塵埃等常見的污染物外,還有其他潛在的有害物質,隱藏於廁所、淋浴設施、地氈、電腦及清潔劑,另外還有空氣中的致敏源,至於我們的身體亦是有害物質來源之一。除此之外,香港的光污染問題亦相當嚴重。

香港的室外環境含有這麼多污染物,空氣質素低於國際水平實在不足為奇,然而躲在家中也不見得安全。Kirchhoff指出,香港室內污染物的濃度可能較室外高出2至5倍!Clairzone研究及發展總監Barton Wong 表示:「SARS疫情爆發之前,甚少人關注室內空氣質素(IAQ)的問題,忽略二氧化碳濃度對身體影響。」Barton在加入Clairzone工作前,是本港衛生部門的室內空氣專家及顧問。2003年出現SARS病毒時,他也是前線人員之一。他曾在香港不同地方進行二氧化碳濃度的研究,發現多間校園的二氧化碳含量約為百萬分之1,929,手術室的含量為百萬分之1,424,部份商場的含量卻超過百萬分之2,000,大大超出可接受的水平(百萬分之1,000),研究結果令人擔心。

香港空氣污染嚴重,問題之一在於不少建築物採用了混合發展模式。Barton解釋,不同用途的建築物,其室內空氣質素的要求亦不同,譬如醫院、餐廳和酒店就各有不同的要求。目前香港並沒有法例監管室內空氣質素,致使香港的空氣日益惡化。香港有不少私家診所設於商業大廈內,試問診所的空氣質素要求又豈可與一般商業大廈相等呢?

Barton及Kirchhoff均認為,空氣質素問題較難控制,其他污染問題,譬如水污染,只要更換喉管及每月清洗水缸便有所改善,所以他們專注改善空氣質素的工作。Kirchhoff 表示可從三大途徑改善室內空氣質素:第一個方法是稀釋空氣污染物,將清新空氣注滿整個空間,可惜應用於香港和北京的效果不彰;其次是通過政策改善空氣質素,譬如禁止吸煙、鼓勵使用無毒物料,以及優化設計、建築及維修程序;最後就是淨化空氣。市面上現有多種空氣淨化技術可供選擇,但部份技術可能會產生臭氧或活性氧等對肺部組織有害的副產品,因此建議選用含活性碳的HEPA過濾網較為安全。消費者選購淨化器時最好先了解清楚有關技術,以免弄巧成拙,令室內空氣質素變得更差。

另外有研究顯示,潔淨的空氣有助入睡,能夠提升睡眠質素,長遠來說更有助增強身體抵抗力,預防疾病。目前中國內地有60%至70%的兒童患有呼吸道疾病,情況令人擔心。相對於其他國際大城市,香港面積較少,因此在處理空氣質素問題上,只要政府願意採取強硬態度,再配合全城參與,同心協力減少污染排放,假以時日,一口清新潔淨的空氣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