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博客

粉嶺高球場徵地價 實行用者自付

政府終於落實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對重新啟動新市鎮模式的大規模發展有肯定作用,業界普遍歡迎有關計劃。香港過去已有不少大型新市鎮落成,從最早期的『衛星城市』如觀塘及荃灣,到後期的馬鞍山及將軍澳,容納人口數以十萬計。小規模的地區性發展或市區重建根本不能提供足夠的土地滿足急促增加的人口。

事實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不是新事物,政府多年前已進行規劃調研新界東北發展的可行性,並計劃為將軍澳之後的另一新市鎮發展項目,但後來地產市道因九七金融風暴及沙士而大跌,政府便大幅減少土地供應托市,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便被擱置。因當年已做了大量研究及規劃工作,現時把計劃復活便省卻了很多時間,可儘快上馬以解決高樓價問題。

但現時香港極度政治化,任何政策也有人反對,令很多措施不能立即有效執行,政府必須理順這些反對聲音才可落實執行有關政策,舒解民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當然亦不例外,已有不少市民及團體提出質疑或反對。其中最具爭議的便是應否收回高爾夫球場以供發展。



贊同收回粉嶺高球場發展的市民表面上理由充分,球場只是富人玩樂的地方,沒有理由不放棄球場而收回原居民土地,破壞他們的居所及耕地。筆者亦是高球迷,但從不敢奢望能加入如此尊貴的球會。早年聽說球技了得便可被邀入會,筆者天真地下苦功勤力練習,但天分有限,況且入會要求與日俱增,多年來筆者球技雖有進步亦達不到入會要求。閱報得知市民要求收回球場,心中忽然有愉快感覺。

但筆者的快感一閃即逝。香港是市場主導的開放經濟體制,有不同的社會階層是理所當然的事。筆者出門旅遊時乘坐飛機經濟艙不會感到不自在,更不會妒忌頭等艙的乘客。一個國際大都會有多式多樣的設施供不同階層的市民享用並沒有甚麼問題。相反,若一個城市不容許富人享樂的話,則可能產生更大問題。香港有兩個馬場,為甚麼不建議收回跑馬地馬場供住宅發展?

筆者相信現時針對私人會所用地的情況源於土地批租問題。現時很多私人會所用地是早年免地價及以象徵式租金批租的。當時香港還是殖民政府統治,而那些會所亦多是洋人經營及使用,免地價批租明顯是利益輸送給『自己友』。但回歸後有關政策並沒有改變,政府通常繼續以象徵式租金容許私人會所續租土地。而私人會所的物業多屬自己擁有的物業,不用付租金,亦不用支付市值地價或地租,因此可提供低廉的優質服務給會員。從另一個角度看來,這便是市民變相津貼了私人會所會員享樂了。雖然地契訂明私人會所部份設施須開放給公眾使用,但成效卻因種種原因而不大理想。



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不是不可以處理的。私人會所免費享用官地的情況如持續下去,將引發更大的社會矛盾,政府推行發展計劃亦必受重大阻礙。筆者建議重新檢討私人會所用地的批租政策,考慮徵收市值地價,實行用者自付的原則。

富人高價購買山頂豪宅自住不會受市民非議。同樣地,私人會所若付出了市值地價,地皮便是會所的私人產業,富人在會所享樂便理直氣壯,反對被政府徵收土地的理據便可強得多,不用搬出地質不宜建屋如此荒謬的理據。沒有了市民的津貼,會所的使用費用當然可能需要大幅增加,但對富貴的會員來說算甚麼?最重要的還是消除了社會的民憤和怨氣。

當然,粉嶺高球會的收地爭議火頭已燃著,現時再討論是否徵收市值地價可能已太遲。但香港還有不少其他私人會所,地價問題一日不解決,收地建屋的爭議將不斷重演。

此文章於8月5日於《信報 – 天圓地方》刊登

刊登日期: 2013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