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博客

房屋定義 宜寬鬆處理

早前終審法院就政府租契上「房屋」的定義作出了新的裁決,對舊區重建帶來了翻天覆地的影響。

聽聞地政總署已發出了內部指引,將追隨終院裁決來執行政府租契上的發展限制,意味著很多舊區重建項目或須補地價方可進行,而舊樓價值亦因而下降。

依據終院的判詞,房屋的定義是很難界定的,因此演繹政府租契上有關房屋的發展限制須參照早年政府批出租契時的實際情況。

因大多數巿區地段是於五、六十年代批出,那時的房屋多為數層高的唐樓。若現時的重建項目高度為二、三十層,則要補地價了。

因終院判詞並沒有清楚釐定房屋的定義,數十年前的房屋有多少層,用途有多廣泛,必定有很大的爭議空間,相信未來將有很多政府與發展商就房屋發展限制的訴訟。

就是因為「房屋」一直以來沒有清晰定義,過去亦有不少有關政府租契上房屋定義的訴訟。



因此前地政總署署長於2000年發出了作業備考,把房屋定義為一幢只有一個主要入口及一個逃生出口的建築物,多層商住大廈亦可符合定義。

這是對房屋的發展限制作出很寛鬆的詮釋,亦為「房屋」定下清晰涵義,此後有關房屋定義的訴訟大減。但地政總署已表明將有新的作業備考取代上述作業備考,估計亦將追隨終院判例。

如屬實,筆者認為此乃一大倒退,重返未有2000年作業備考之前的亂局。

地政總署為技術部門,如無發展局的政策指引,追隨法庭判詞來處理政府租契的發展限制,實在無可厚非。

但有關案例將凍結舊區重建,更可能令大批舊樓業主身家縮水。前發展局局長擇善固執,在爭議聲中降低強拍門檻,令不少舊樓業主借發展商併購而改善居住環境,成效有目共睹。

若政府決意執行新終院判例,將把降低強拍門檻的成果倒進大海。看來發展局須重新檢視執行新終院判例對巿區重建及房屋供應的影響,必要時可制定政策,指示地政總署繼續執行對房屋定義的寬鬆處理手法。

刊登日期: 2013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