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社區大改造

真正的社區在香港十分難找到,跑馬地勉強達標,或許九龍區的旺角也算是。只因各個港鐵站把香港劃分成不同區域,令重塑社區顯得十分困難。不過,越來越多拓展公共空間及社區聯繫的行動在港興起,居民、發展商和政府聚在一起構思新概念,探討如何建設社區。


 

私人與公共

一提到「社區重塑」,人們就想到「貴族化」,現時全球對這個詞語既恐懼又討厭。「貴族化」是以中產人士角度出發去改善破舊社區,通常會忽視當區居民(較貧窮一群)的需要,這是由上而下的改造方式,在過去數年逐漸失去支持。經過歲月的洗禮,社區變成舊區,問題在於如何能合乎道德地重塑社區。高富諾亞太區執行董事TimJowett認為公共部門在活化工作方面失大於得,他解釋:「私人機構對於趨勢、新舊居民的渴求與願景,有較敏捷的回應,假如不是這樣,整個項目就不會有利可圖。」高富諾跟一般發展商一樣,著眼於具商業價值的項目,但並非一個機構能單獨處理。Jowett表示:「我們需要與主要持份者合作才能做到,包括社區內不同組織,以及代表他們的政府部門。」

在香港要重塑一個社區,其中一個挑戰當然是土地供應及成本,這導致活化項目成為七大發展商的囊中物。另一方面,政策集中在建築方面規範發展商,其他一概不過問。Jowett抱怨道:「香港的規劃系統並不鼓勵創意設計,亦不強調照顧整體社區需要。其實,規劃增益概念或總樓面面積寬免政策可為社區帶來實際利益,兩者對重塑社區毫無疑問會有幫助。」儘管如此,新世界發展在重新設計尖沙海濱長廊及星光大道等大型項目時,堅持採取務實的活化程序。發展海濱是個棘手問題,由私人「擁有」該地段不會受到歡迎。所以,新世界發展花了長達三年落實計劃,不單合乎持續發展原則,亦包含公共空間,嘗試為其新項目Victoria Dockside增添額外價值,這個項目由設計High Line紐約鐵道公園的建築師James Corner負責,星光大道改善工程不單只是建築,亦包括了環境營造。Corner表示:「大部份的發展商只關注建築及尋找租戶,而他則【新世界執行副主席兼總經理鄭志剛】想方法令公共空間景觀更迷人、氛圍更友善,營造讓人投入的環境,這些元素增加建築物價值。」


滿足需求

不過,社區建設較那個500米長的旅遊景點更複雜。在1月,非牟利機構信言設計大使的全新旗艦計劃Design Trust Futures Studio舉辦《眾樂樂.園》展覽,展示四個微型公園設計,把使用不當的城市空間改作新用途。四個設計中,三個已獲批通過,第四個剛開始審批程序,其中一個在動工興建。信言設計大使聯合創辦人兼執行總監姚嘉珊是一名建築師,她承認現時仍在學習階段,但她對這個與本地新晉設計師合作的計劃感到樂觀,對其未來發展充滿信心。

姚說:「計劃充滿正能量,康文署亦在改變,我們很幸運能在適當時候加入,全新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正積極打破政府的僵局,邀請更多跟我們一樣的團體參與會議,我認為現時情況有所改變,在設計思維上投入更多。」

每一個微型公園在該地段均具代表性,比如石塘咀公園位於山道天橋之下;其他如油尖旺的砵蘭街與咸美頓街休憩公園,以及荃灣二陂坊遊樂場都在興建中。年青的設計團隊把二陂坊視為共用生活空間,因那個930平方米的公共遊樂場,將為周遭的高樓大廈建築群,以及附近高密度的房單位提供喘息空間,為社區賦予新的意義。



負責二陂坊平面設計的麥朗說:「我們認為人口密度高不一定是壞事,這些大廈內有出售傳統福建菜的商店,吸引不少識途老馬前來。這個地方不差,我們只不過是為滿足需要出一分力,這區小朋友需要玩耍空間,一個可與老居民共同玩樂的地方 。」

高富諾亦為具有「長遠商業及社會價值」的本地社區發展作出貢獻,對Jowett而言,不一定要整幢物業重建,正如信言設計大使所認為,一部份發展應集中在滿足居民需要,這跟實體建築一樣重要。Jowett說:「那表示要投入了解社區,我們在過去數年在做有關工作。舉個實質例子,不單要了解區內的零售投入情怳,更要了解居民的感受和意願,所以我們強調社區設施,這就是我們租務活動的著眼點。」最近高富諾與明愛合作在房林立的石塘咀營運一個共用廚房,讓該區房家庭可以享受到最基本的社區福利:與鄰里一起吃飯。二陂坊的工業設計師陳韻淇總結:「我們設法將公共空間設計配合當地居民所需,特別是家居空間不足的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