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時尚精品酒店


東京以前衛的時裝及設計見稱,可想而知當地獨立藝術界的發展定必蓬勃而獨特。不過事實並非如此。負責BnA項目的團隊是一家為專門處理項目注入藝術元素的公司,因為不滿日本藝術界的現況而成立。雖然日本有不少才華洋溢的設計師,可是卻沒有給國內藝術家展示作品的平台,部份原因是當地沒有購買藝術品的文化,導致小型的私人藝廊沒有生存空間。現存的藝廊只有少數,專注代理高價作品,目標客群為現金充裕、資深的收藏家,但對特意前來觀賞日本地下藝術的旅客而言,實在不足夠;對藝術家而言,他們甚至無法單靠從事藝術工作來賺取生活費。


Yuto Meida和Yu Tazawa是兩位新晉的企業家,他們在2015年推出BnA計劃,共有兩個概念居停,位於東京的池袋BnA和位於京都的町屋BnA,並在Airbnb上推廣,反應十分熱烈。自此,兩人更加雄心勃勃,把概念擴展至二房間隔,於2016年,在東京潮人集中地高圓寺開設BnA HOTEL,建築師Keigo Fukugaki及Ikue Nomura,以及藝術總監Kenji Daikoku紛紛加入董事局,成為合伙創辦人,而後者與日本藝術界有密切聯繫,是團隊的中堅份子。


在酒店成立初期,兩位日本畫家Yohei Takahashi及Ryuichi Ogino獲邀各自設計一間客房,得到建築師、紡織品設計師及木匠的幫助,他們按照心中所想完成每個細節,就連迎賓用的雞尾酒也經過精心鋪排。整個房間猶如一幅大畫作,Takahashi創作的畫名為Into The Foreign,混集各種色彩來展示一群形態抽象的狼;Ogino把房間名為Ten,畫作充斥著蜿蜒的線條、人字形幾何及其他幾何圖案。

項目不只時尚,更特別的是所有參與的藝術家均可分享租務收益,而熱愛藝術的旅客不單可在一件藝術品內住宿,更可與藝術界明日之星見面。


高圓寺BnA HOTEL取得成功後,創辦人於兩年後在千代田區成立了BnASTUDIO,挑選前衛藝術家studioBOWL、81 BASTARDS和51.3 G-WAVE作為東京城市文化的代表。STUDIO的經營方式仿效高圓寺的酒店,藝術家負責粉飾5家公寓式居停,挑戰藝術、設計及實用性的極限,同時保持舒適感。

比如由studioBOWL的Ryohei Murakami設計的雙人房Athletic Park及Wonder Park,靈感來自高中時期在公園留連的回憶,有設計如遊樂場設備的訂製傢俬,糅合普及藝術與工業風。至於由81 BASTARDS一批藝術家共同設計的Hailer高級客房,糅合摩登與傳統元素,燈光暗黑富情調,氣氛靜謐;至於另一間的Responder客房,就連BnA網站也稱其視覺效果有點令人吃不消。最大的房間是豪華套房Zen Garden,採用如鎖鏈般的圍欄來圍住睡房及浴室。


BnA積極為東京建立一個友善的藝術社區,在2016年開啟名為Mural City Project的街頭藝術項目,以常設的壁畫改變小區環境,更經常在高圓寺的BnA HOTEL舉行展覽,酒店現已成為創作人聚會及交流的地方,更推出駐酒店藝術家計劃,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可以在酒店免費住宿10天,在住宿期間,他們可使用酒店地庫的Backroom作為其藝術裝置空間,還可拍賣作品,直至下一位藝術家進駐。

在秋葉原,BnA STUDIO的接待處在一樓,毗連共享工作間Chat Base,在工作間內,年青的Mikke團隊專注推廣本地的創作社區。

這個糅合居住和藝術的項目,計劃在未來在東京或以外的地方開設更多類似的住宿,積極發展日本的藝術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