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香港的可持續發展何去何從?

香港的可持續發展何去何從?綠化、減碳、可持續發展-這些都是環保議題上的熱門字眼。香港近年有多個綠色組織發展起來,政府亦越趨重視制定環境政策的標準。不過,要在香港有限的空間兼容可持續發展並不容易。

由於房屋和商業用地的需求懇切,令土地發展政策對環保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越來越多的建築師事務所支持綠色建築的理念,制定了可持續發展的建築標準,當中包括呂元祥建築事務所(Ronald Lu & Partners)及Make建築事務所;而地產發展商如太古地產,亦實行強硬的可持續發展政策。不過,他們仍屬少數,市場對房地產的強大需求只會令發展商把營利置於責任之上。

官僚制度欠靈活性
今年的施政報告就可持續發展成立研究委員會,並稱將為環境措施策劃更大範圍的發展藍圖,引起熱烈討論。根據西門子的綠色城市指標(Siemens’ Green Cities Index),香港的綠化表現在亞洲城市中屬中上水平,而新加坡則是地區中的綠化先驅。這不禁令人想到:為什麼香港需要這麼長時間實行新的環保措施?在過程中香港又遇到甚麼阻力?

多個綠化團體包括香港綠色建築議會(Green Building Council)、地球之友(Friendsof the Earth)及世界自然教育基金會(WWF),批評施政報告中針對減碳和氣候變化缺乏果斷行動。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未有就有關質疑作出回應,只透過匿名發言人提供進一步資料。

事實上,社會和政府有一個共識:教育是推動環保的長遠策略。社會普遍認為在環保方面除了要制定最低的教育標準,更須要訂立環保條例,才有實際成效。以澳洲為例,當地政府訂立了強制性建築守則,如澳洲國家建築環境表現的評分制度(NABERS),澳洲地產發展商必須遵守有關規定。究竟,香港現在是不是立法的好時機?

可持續發展顧問公司(Coordinate4u)的馬榮皮雅斯博士(Merrin Pearse)認為:「早於十至十五年前已是立法的時機。現在大家正談論光污染的自願性指引,這根本是不必要的討論,自願性指引不具法律約束力,只有立法才可真正解決光污染問題。就以停車熄匙為例,自有關規定實施後,駕駛人士才會遵守。」今年三月,根據香港大學的一項研究,香港是世界上光害最嚴重的地方,香港比地球上其它城市光亮一千倍。

發展步伐緩慢
不過,環境保護署則指香港已訂立相關的環保條例。去年九月,《建築物能源效益條例》全面實施,規定建築物遵守能源效益的標準;亦推行《強制性能源效益標籤計劃》,主要電器產品必須貼上能源標籤。還有其它推動節省能源的資助計劃,包括《商界減碳建未來》計劃,以及於啟德範圍內設置合符交流電效益的水冷凍系統。去年政府推動「節能約章」運動,環境保護署發言人指出:「我們邀請了發展商和管理公司作出承諾,在夏季月份把商場的平均室內溫度維持在攝氏24-26度。」可是,單憑去年夏季商場的寒意可見,發展商和管理公司對這個運動的支持度未如理想。

馬榮皮雅斯指出:「環境保護署只是個小部門,要獲得房屋署、運輸署、土木工程署、水務署等其他部門的配合和支持,絕不容易。這些部門只想維持一貫的辦事方式,不欲改變。縱使環境保護署有黃錦星和陸恭蕙等有志之士加入工作,無奈該署始終是個按章工作的政府部門。欠缺靈活性的官僚制度是推動環保的最大阻力。發展商和建築商都不會引進新科技,他們只會按本子辦事。我們需要喚醒其它政府部門對環保的關注,例如發展局。」

香港九成的能源消耗和六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都來自建築物,城市的發展模式需要作出改變才可有效改善環境,但可持續發展的措施始終未有落實。據環境保護署發言人表示,「相關政府部門」已著手建築綠化的工作,除了活化計劃及確保政府的辦公室遵守環保規定外,相應措施還包括研製可持續發展設計的指引;收緊新建築物總樓面面積寬免的批核,例如透過設定總熱傳送值的要求以減低空調的能源消耗,及接受由香港綠色建築議會的「BEAM PLUS」評估,確保建築物所提供綠化設施及有關機房設備和服務達標。

言行不一致
普遍認為地產商是對拖慢環境進度的罪魁禍首,非牟利組織-「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對此卻不認同。他表示:「假如大型企業租戶對綠色建築物有需求,發展商便會按市場需要,發展綠色建築以獲取當前利潤。反而,政府應加緊做好立法工作,決心通過環保條例,這才是最有效解決環境污染問題的做法。」

司馬文補充:「政府未有認真處理環保問題,得不到市民的認同。政府若願意訂立環保政策,便可贏取民心。在澳洲,如政府願意制定環保條例,民眾多會表示支持。」1997年之前,外地人選擇來港工作賺錢,然後移民到其他環境清幽的國家過生活。可見,本港的環保意識比較薄弱,社會需要時間慢慢去接受並響應環保觀念。政府在推動環保方面擔當領導角色,雖然環境局積極推動環保工作,可是整個政府架構卻未有充分配合。司馬文指出:「縱然啟德發展計劃的商業大樓和地鐵站所使用的中央冷凍系統合乎效益,既便宜又潔淨,可惜卻未有應用於即將建成的公共房屋這個主要的基建項目上;另外,添馬艦的新立法會大樓較前大樓消耗更多能源。政府懶於修訂及更改現時的建築規格,在環保議題上言行不一,拖累了整個環保進程。」

訂立環保政策始終需要社會聲音。沒有來自社會的壓力,環保議程只會停滯不前。政府拒絕立法,我們便要向政府表達立法訴求。正如司馬文所說,公眾若想將來有更多的綠色建築以及可持續發展的設計,便要勇於向政府反映,並敦促政府加快推動環保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