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究竟有多聰明?


Nancy Scola於《Politico》7月號評論Google多倫多智慧城市計劃時開門見山寫道:「這可能是全球最美妙的新社區,又或是歐威爾筆下的大都會雛型,你昨晚的所作所為無所遁形。」在2017年10月,多倫多市政府、省政府和聯邦政府同意動用5,000萬加元與Google姐妹公司Sidewalk Labs合力把多倫多東部廢棄海濱打造成「全球首個由互聯建造的社區」。但由於Facebook於2018年陷入公關災難,歐洲實施更嚴厲的私隱條例,而擔心私人資料成為商品的人士亦不斷針對Google,現時所有注意力轉向多倫多,試圖從這個終極實驗之中,觀察未來城市發展將會遇到的問題。



聰明起來

智能社區不是甚麼新概念,在1966年,迪士尼的EPCOT(未來世界)主題樂園開幕,或稱未來社區的實驗原型,是最早期的智慧城市。50年後,多倫多的智慧型社區,又稱Quayside,接通了網絡,四方八面裝有感應器,將是個全自動化的迷你城市。基本上,Quayside可以更完善利用天氣預報、清理行人道積雪、因應日照時間調節交通燈或偵測公眾活動會否阻塞交通、廢物分類、因應廢物重量向居民徵費、維持罪惡黑點的街燈亮度,以及負責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繁瑣服務。但大部份的批評都針對Google(仍然是搜尋色情和餐廳資料的最佳平台),質疑它是否懂得管理省市,能否比現在做到更好。根據不同形式的原始數據顯示,理論上的執行一定是好的,但現實是每個城市都有許多難以估計的情況。除此之外,私人科技公司的最終目標(看重股價)與市政府的目標(打造適合多元人口居住的城市)並不一致。《紐約時報》設計專欄作者兼城市規劃家Allison Arieff向《Politico》表示:「『矽谷的科技霸主』真心相信所有事情都可以靠演算系統來控制。」

所有事的基礎都在數據上,而這個智能城市會為「用家」(這裡指居民)提供源源不絕的數據,但在這個情況下,用家卻沒有選擇不接收數據的餘地。另一個問題是,由誰來控制這些資料?Quayside由Sidewalk Labs建造,而Sidewalk Labs由前紐約副市長Dan Dotctoroff(當時的市長是Michael Bloomberg)創辦,亦因為Sidewalk很快知道加拿大人對私隱的看法較接近歐洲的模式,經過一整年的諮詢,證明Quayside不會成為政權的惡夢,而提到智能城市這問題,我們又願意放棄多少以成就一點點的方便呢? 

在多倫多彼岸,西雅圖正加快城市自動化的腳步,已於2016年成立市政辦公室,實施智能科技,全力以赴推動自動化設施。一如多倫多,西雅圖居民十分關注私隱,而市議會每次推出新的科技產品時,要先向公眾諮詢,但西雅圖不單有更多智能設施,其副產品更具可持續性。西雅圖的2030區(即可持續性辦公室)與商業中心區的大廈業主合作減少碳排放、降低能源消耗及更有效利用水資源,整個城市都依靠數據分析來獲取資訊及制訂目標。

智能科技、數據分析和城市發展一同攜手向前,感應器數據只是打造宜居智能城市計劃的一部份。發展商Grosvenor倫敦物業總監Anna Bond表示,智能科技的效能對於打造更多、更好的公共空間有很大關連,她說:「科技發展很難預計,現在還有人用MD碟片嗎?而未來也很難預計,作為發展商,我們要確保大廈設計夠靈活,可輕易改造,可於未來10年適應各種轉變。現時,我們採用的科技大部份與房地產無關,如Uber、Deliveroo以及相關應用程式,卻正為我們的公共空間製造了不少問題。」



現在可改變未來

五年前,杜拜決心成為全球最聰明城市,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中則以雙倍資源打造本港成為智能城市。在上月施政報告中,林鄭月娥表示:「推動智慧城市發展的一個重要目標,是提升政府的創新能力和城市管理水平。」她表示不同政府部門共提出超過40個科技項目,包括控制滲水、天氣及清關等等,當中還包括執法。林鄭月娥想以智能監獄提升執法部門的效率;提升入境事務處的服務;進行更多有關保安和防止罪案的研究,以及「提升數據及法證分析」。與多倫多和西雅圖不同,杜拜的人權狀況不太好,本地評論則指林鄭月娥政府逐步走向威權管治,我們如何確保用作管理廢物和預告天氣的智能技術,不會被用作監控民眾自由呢?

現時討論這些問題可能沒多大意義,因為Google Hong Kong的Smart Digital City白皮書指出香港需要急起直追,才可與區內數據科技發展同步,香港仍處於成為直正智能城市的起步點。Google Hong Kong銷售及營運總監Leonie Valentine表示「今年調查顯示,香港在數碼化發展方面要加把勁,使用數碼科技的消費者數目偏低,而本地中小企在應用數碼科技方面亦較深圳及廣州等城市落後,亦沒有足夠專才配合數碼化發展。」 

Google調查顯示,香港人在銀行交易、購物及旅遊方面樂於使用數碼科技,但少於20%的小型企業應用電子商貿科技,而消費者對網上旅遊資訊亦沒有足夠信心。連基本的參與也沒有(香港在仲量聯行全球網購排行榜中位列最低的三位),要打造一個智能城市實在很困難。過往政府未能作好具遠見的城市規劃,更遑論要公私營合作的智能城市。計劃、私穩、數據擁有權(以及其位處的地方)等等只是打造智能城市的一小部份條件。現時,我們只好等待及觀察多倫多能否保持良好的發展,又或者奧威爾式的反烏托邦如何發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