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人口老化與長者住屋數字不成正比

人口老化與長者住屋數字不成正比

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但長者住屋供應卻是遠遠低於水平

長者的家通常都會令人聯想到差勁的素質,但這並不發生退休土木工程師Patrick Lo的身上,他的兩個兒子已有30多歲。一所備有客房服務及長者應急系統是他首要的希望。如加上五星級會所的室內游泳池,寬敞的健身房及一所專為長者提供綜合診所功能於一身的醫療檢查,如牙科及中醫醫療更是理想。「如果配備優質全面的服務,我不介意付出更多。」年屆60歲的Patrick說。他一直努力地尋找他退休後的理想生活。「我所住的居所沒有配備很好的長者設施,而市場亦沒有太多的選擇。」Patrick顯然並不孤單,並且擁有良好的經濟能力。根據政府統計處的預測,香港人口於2039年前將有33%為60歲以上之長者,即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位長者。如港府擁有長遠的視野及能力去解決,人口老化所引致的住屋問題正處於當務之急之時。

儘管香港的地產市場正處於繁榮階段,但香港的地產發展商似乎對發展為長者住宅項目的市場並不感興趣。長江實業集團的發言人稱豪華長者住屋並不包括在他們的計劃上,而恆基兆業對此並不發表任何意見,另新鴻基地產則於截稿前仍未回應。眾多地產發展商中,唯一的例外便是太古地產。於年初時,他們將於薄扶林興建一幢28層高的豪華長者住宅項目,總樓面面積約30萬平方尺,合共提供約300個單位及配備娛樂和醫療設施。項目細節尚未透露,但可確認的是目前地政總署正在處理太古的換地申請。

在加拿大、澳洲英國及美國等地,高質的長者住屋已非新的概念,五星級的套房及服務,以及迎合富裕長者的高檔優質食品及健身設施隨處可見,而當中大部分都是由私營發展公司擁有的項目,最重要的只是住戶需要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支付。

長者與成年子女生活共同生活是香港根深蒂固的傳統,亦顯然是影響市場缺乏發展長者房屋計劃的原因之一。不過,由於越來越有二代的年輕人於海外生活,因此亦令整個情況有所改變。於2002年,政府決定把資源優先分配於低收入社群,除維持退休福利外,政府已停止為退休人士提供住房計劃,另針對夾心階層提供的「居者有其屋」計劃及住宅發售計劃均全部停下來。

行政長官曾蔭權於四年前在施政報告中強調,需要為長者提供房屋計劃,並採納「用者自付」的原則。這個項目計劃的責任落在非矣利且自負盈虧的香港房屋協會,他們並已開始發展長者安居計劃(SEN)旗下的一些高檔的長者住屋計劃。這些項目亦屬房協改善居住環境的目標之一,以滿足長者於現今經濟體系的要求。但事實上,這仍是遠遠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

統計顯示,房屋協會於2003年及2004年落成的「樂頤居」及「彩頤居」,合共576個單位經已全數被佔用,並且擁有長長的輪候名單。「樂頤居」是首個推出的退休人士住屋計劃,且獲得兩倍的超額認購。Patrick稱︰「我希望我是在輪候冊上。當時我未屆 60歲,但其實很多人都會預先計劃自己的退休生活。」

這兩個項目為中上層階級及年逾60歲人士提供住屋及一站式服務,包括腳底按摩、洗衣服務、健康查詢及輔導服務、醫療服務及24小時的護理服務。要成為租戶,必須支付一筆30萬元至60萬元的費用,單身者及夫婦分別必須擁有至少100萬元及150萬元的資產,這可謂是名副其實的「百萬富翁」。另一方面,房屋協會新近的兩個項目 - 位於北角丹拿山及天水圍外區–所提供的1,500個單位,也被質疑是否能夠滿足市民的需求。項目將於2014年完成,而其時本港的長者人口也幾乎有四分之一之多了。

委託私人資助的公共政策智庫–智經研究中心於2008年的報告表示,「長者住屋地段並沒有包括在城市主要分區的計劃內。」香港本身沒有土地指定作此用途,也沒有相關的政策及機制。智經研究中心稱︰「人口老化是一個事實,更可謂是燃眉之急的問題。規劃用地應反映本地人口結構的變化。」房屋協會主席楊家聲同意,並指出香港特區政府於應對人口老化問題及提供長者住屋方面缺乏明確的政策。長遠來看,應倡議及鼓勵私人發展商共同發展。智經研究中心表示︰「如果政府願意,其實可邀請私人發展商參與競投並給予或提供適當的激勵措施。」

Patrick現正尋找新的住屋選擇,同時他亦已經準備排隊認購丹拿山項目,這項目的設計包括了一個酒窖及高級餐廳。天水圍的度假村離我兒子市區的家太遠了,我希望在不至於太年邁的時候可搬進丹拿山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