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2017年本港物業市場回顧

Hong Kong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句話原指《雙城記》內的兩個城市,若用來形容香港地產市場,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大文豪狄更斯曾說過,此話實指一個充滿智慧及愚昧的年代。反思過去一年本港樓市的好與壞,又真可看到智與愚之分。

最佳:辦公室空間需求高企

2017年,香港主要商業區的辦公室租務表現強勁,增強香港人對整體經濟的信心,那些已向新樓發展商申請大額按揭的首次置業人士,自然更覺安心。據萊坊表示,中環甲級寫字樓的空置率處於歷史低位(1.7%),萊坊董事及大中華研究及諮詢部主管紀言迅表示:「最近有分析師修訂中期經濟增長預測,基於營商環境活躍,預計核心地段的辦公室需求持續。」至於針對初創企業和中小企的共用工作空間,亦正推動租務市場發展。

你可能有興趣:
>> 共享共贏 - Wave Coworking
>> NSG共享經濟革新理念 - 盡在Kafnu

最壞:零售定位危機

雖然辦公室租務前景一片光明,但零售市道仍然低迷。儘管2017年訪港內地旅客數字上升,以及自三月份起零售市場轉旺,但零售業仍在面對電子商貿的挑戰。綜觀2014年以來的租賃周期,主要街道的商舖租金跌幅高達40%,住宅區零售業亦受到牽連。紀表示:「零售業經歷過低潮,存活下來並進入新的模式,改為推出更多中價產品。不過,零售業在尋找新定位時,將繼續面對網上日益嚴峻的挑戰。」

最佳:法庭對保育裁決

香港的環境保育議題經常是荊棘滿途,在11月份,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判一項有關環保的司法覆核勝訴,阻止了在三幅郊野公園(海下、白腊、沙頭角鎖羅盤)土地興建村屋,判詞指城規會在2014年批准建屋所作的草圖不正確,他更指出城規會在原居民真正需要上,未能提供合理諮詢,而把決定提交行政會議,猶如毒樹的果實,實屬違法。

最壞:打郊野公園主意

在一月份,當時的行政長官梁振英宣佈,政府環保部門嘗試列出部分有發展公屋潛力的郊野公園土地,聽下去像是說公園土地只要不建豪宅,便可發展。世界自然基金香港分會對此發聲明表達不滿:「本會深信開發土地資源建屋不是環保部門的職責。」該會認為覓地建屋應集中在1,200公頃的棕地和150間空置學校上。如果按政府統計處數據所指:到2019年本港人口數目不再需要額外房屋供應,有關郊野公園指引更顯得不合理。


Park

最佳:回到校園

國際學校傳來好消息,來自英國的香港墨爾文國際學校,正在大埔科學園附近興建校園,預計於2018年秋季開學。除此之外,思貝禮國際學校將於明年開設小學部;法國國際學校位於將軍澳的新校舍亦於明年啟用;蒙特梭利正在西貢開設新校;德瑞國際學校位於山頂的新校舍已啟用;史丹福美國學校在何文田的校舍剛啟用。新增的校園空間,預計可填補需求日增的國際學校學位。

最壞: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

雖然世界自然基金會歡迎施政報告中有關棕地的研究,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環保方面的措施並沒約束力,世界自然基金會批評施政報告「在環保措施方面沒有任何新意」;更甚者,林鄭的房屋政策和「港人首置上車盤」只令能負擔私樓的置業人士受惠。仲量聯行董事總理曾煥平表示:「現時私樓價格過高,除非『港人首置上車盤』以折扣價出售,否則計劃不能幫助港人置業。政府在設定收入上限時要很小心,那些收入稍微超出上限的人,會因此失去參與計劃的資格,只能繳付較高的市價。」此外,在本港找合適的居所亦十分困難,曾認為是時候增加公屋供應量,縮短四年的輪候時間,他表示:「政府應利用安達臣道地皮興建公屋。

最佳:供應量大增

過去數年,香港新樓供應量每年平均低於13,000個單位,較1998年至2004年高峰期的30,000個單位為低。但如果你選擇相信政府的預測需求,一旦發展商加快推出新盤步伐,2018年至2022年,新單位落成量會升至每年平均20,000個單位。不過要小心:樓價未必有所調整。

相關文章:
>> 港人首置上車盤 利弊講清楚
>> 市場需求主導 公屋可租可買

最壞:強積金繳付首期

政府不去解決樓價急升的深層次問題,反而建議讓首次置業人士以強積金供款買樓,這個建議早已提出過,顯示林鄭不明白市民需要。雖然物業較強積金基金升得快,投資回報較佳,但房地產作者Chris Dillon認為這是違規做法。「強積金是另類的企業福利計劃,本港員工本身已被強積金投資工具的高昂收費所剝削,若將該畢款項放在單一資產項目──本港住宅──作為退休投資,更加不堪設想。最好是取消強積金,僱員可自行管理交易所買賣的基金,收費只需現時強積金受託人收取的十分之一。」

>> 上一期:Artisanal Movement 打破傳統 令人印象改觀

>> 下一期:2018 打破常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