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活動傢具回歸取代訂製傢具



流行多年的訂製傢具熱潮漸退,取而代之的是曾為家居主流的活動傢具

與其他地方一樣,香港住宅追隨國際潮流,只是步伐慢了一點。在1960年代,芬蘭設計巨擘Alvar Aalto主張的俐落線條及天然物料成為當時主流;到80年代,來自意大利的The Memphis Group帶來色彩悅目的後現代風格;及後法國設計名師Philippe Starck重新演繹歐洲經典,不但獲得追捧,更做到雅俗共賞,開創了千禧世代的風尚。時至今天,一眾擁戴民間工藝的設計師,例如來自菲律賓的Kenneth Cobonpue及由Lyndon Neri和Rossana Hu創辦的上海設計師團隊,紛紛以自身文化及周邊環境為創作靈感。

香港回歸後,中產階級崛起,增加了本地傢具行業的複雜性。往時的香港住宅走兩極化,窮人住在狹窄的居所,共用廚房及廁所(就像張曼玉在王家衛電影花樣年華中所住的陋室);富貴人家則住在多層式豪宅,設偌大陽台,享自然涼風,在未有冷氣機的年代是一種奢侈。但隨著公共屋村質素日漸提升,多數人的居住環境得到改善。儘管房屋供應短缺,但居民的生活質素始終比以往高。豪華別墅雖不是人人住得起,但每個人也可從網絡及社交媒體瀏覽感興趣的潮流品味及產品資訊。

廷伸閱讀:

>> 2016年家居設計6大趨勢

>> 聖誕的香檳金

>> 銀色及玫瑰金的拼奏曲



近年,發展商為了迎合大眾市場,新單位越建越細,自訂傢具成新趨勢。從前,新樓除了廚房及廁所等固定設備外,幾乎甚麼也沒有,現在也有發展商這樣做,但為數不多。當睡房小得只能容納一張床,為增強視覺空間,發展商索性捨棄嵌入式儲物櫃。很多時候,買家需要稍為裝修新居,來迎合個人需要。一到正式收樓,便有裝修公司前來為新業主安裝嵌入式儲物櫃、組合窗長凳、層架及衣櫃等等,打造所謂的理想家居。香港住宅缺乏地牢或閣樓等儲物空間,但我們卻對各式各樣的設計品趨之若鶩,最終竟使許多珍貴的室內空間作儲物之用。

在新居生活,需要時間適應,例如早上陽光是如何照進屋內,在家煮食與出外用餐的頻率,還有更多細節。若所有傢具都預先設定,即使想移動睡床方向也難做到。另外,子女的興趣會隨年紀轉變,兒時心愛的貨車及火車玩具,終有一天被書籍或電子產品取代,從前的玩具櫃便不再有用;以前在廚房工作台下裝置雪櫃及微波爐,但假如新的同居夥伴喜愛煮食,現有的設計便要改動。香港住宅平均只有400多平方呎,若搬新屋後裝修,不但過程繁複,而且花費高,還要考慮在那段期間住在哪裡。

另一個問題是持續性,建築廢料令早已迅速飽和的堆填區情況惡化,裝修期間所棄置的嵌入式家飾,政府應考慮採用類似膠袋徵費的方式處理。每個人對理想家居的標準不一,但因此而產生的棄置物,卻甚少有人關注。上一代對室內裝潢珍而重之,保養得宜,能夠留給下一代,但廉價的建築物料以至追求時尚的新思維,無可避免令傢具變成本港常見的棄置物。



幸好,近年潮流轉向,活動傢具與奉行簡約風尚的北歐設計再度流行。受惠於低稅制,以及鄰近全球優秀的生產工場,幾乎所有國際名師作品都可在本港找到。如果你需要一個富有當代經典氣質及精湛工藝的Minotti沙發,只要到位於律敦治大廈的Andante,便可覓得意大利大師級作品;沙田Home Square提供一系列的生活家品店,有針對大眾市場的宜家家居,也有匯聚潮流新品的Homeless;除了國際設計品牌,本地設計師亦推出限量手工藝品,滿足小眾市場需要;Ernesto Spicciolato教授透過SD Works創新課程,協助理工大學設計系學生把其作品推廣至市場;位於新蒲崗的1950 Furniture藉經典時尚的潮流趨勢,推出訂製復古傢具;不少香港工業設計師如Lee Chi Wing和Michael Young則透過在作品加入個人觀點,創出獨特的傢具及燈飾。

我們正在從追求時尚改為追求品質,為令家居佈置更靈活,需要更多的活動傢具:年三十晚邀請十多位親友前來晚餐,若不想太過擠迫,可利用一張延展式餐桌、加幾張摺凳,安排親友入座;遇著賓客借宿,子母床便大派用場,只要拉出隱藏式下層,即可多一個床位;將來要搬家,也可把所有活動式傢具帶到新居使用。其實傢俬與名牌手袋一樣,同是每天接觸,同是值得投資。市面上的家品應有盡有,何不挑選一些具備功能與靈活性,兼可長相斯守的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