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1 Bligh Street 好久不見



回港設立公司已有2年多,開始有些掛念在悉尼的日子,畢竟在那裏渡過了 19 個寒暑。回想起大約在 2006 年,當時還在大型建築師樓 Architectus 當建築師,有幸與德國著名建築師 Christoph Ingenhoven 合作參與悉尼市一項重要的高層商業辦公樓設計 ── 1 Bligh Street。這座大樓高 154 米,共有 27 層,其中庭直達頂層,加上擁有獨有的雙層外牆設計,有助節省能源,使高層商業大樓都可以擁有自然通風的功能。這座橢圓形六星級環保建築更取得 2012 CTBUH 全球最佳超高層建築大獎。



在這篇文章,我並不打算詳細介紹這個項目,因為在互聯網(www.1bligh.com.au)又或是書本雜誌上已詳盡記載了這項目的細節;相反,我想藉著這篇文章分享我參與這個項目的一些經歷。要在悉尼市中心興建大型重點項目,發展商不能直接把建築項目直接判給建築師樓去設計。政府要求發展商舉辦公開建築設計比賽挑選合適的建築師。當時我擔任的角色,是代表 Architectus 公司到德國 Dussendorf,跟德國建築師樓 Ingenhoven 合作。Ingenhoven 創辦人 Christoph Ingenhoven 是當今其中一位世界最著名的建築師,他最為人所知的是設計高層綠色環保建築。其實之前在悉尼已有機會和他接觸,我們安排他參觀悉尼數座著名高層商廈。他給我的印象是很有禮貌,談吐間充滿自信但不算很愛說話,在參觀悉尼商廈時,他不發一言,直至回到辦公室,他能夠清楚及詳細地分析那些建築的好處和壞處,記憶力簡直令人佩服。但當我在德國再次跟他接觸,他給我的印象更深刻。他並不是想像中沉默,他很愛說話,話中帶有強烈自信,他的辦公室就好像他的表演舞台。他對時間很著緊,要跟他開會或談話,必須和他秘書預約,更恐怖的是,我看到他秘書的記事簿裏,預約時間是以分鐘為單位,例如 9:23、11:56、17:18 等!他秘書跟我說,時間是以公司的鐘為準。在認識他之前,我還以為自己是個工作狂,但跟他相比,我發覺自己其實很懶惰。我真的不清楚他何時上班或下班,無論我早上 8:30 上班或是晚上 10 時下班,都總會見到他在忙著,有時晚上也會見到他太太和當時準備修讀建築的兒子一起在辦公室,日日如是;除了星期日,因為他下午 2 時要去探望母親。除了設計外,他對結構、工程、環保、藝術和歷史的認識也跟專家一樣,在環保設計上甚至比大學教授還厲害!跟他在德國工作了兩天,我上司也感到無比壓力。上司 Ray Brown 同樣是工作狂,在行內亦頗有名氣,但他也嚷著要離開!老實說,過了三、四天大家已習慣了。過了數星期在德國地獄式工作,對我日後工作真是獲益良多。




雖然辦公室內氣氛緊張,但建築師們的認真和專注很值得學習。頗大的辦公室內有很多建築模型,有些是按一比一的比例來造,大得可怕。好像我們在設計大廈外型,動不動就要造 10 至 20 個模型,以研究大廈形狀的比例,以及對周圍環境的配合。他們很少用 3D 圖去研究設計,Christoph 時常說 3D 圖是為客人而設,但模型其實是最接近真實的製成品。尤其是設計建築物外形,又或是設計空間,因為 3D 圖不能準確地看到建築比例,也很難從 3D 圖去感受空間。在這個設計項目中,我也學會做建築設計時要經常在無數建築條例和限制下找出有創意而同時能解決問題的方案。好像在 1 Bligh Street 的最初設計研究中,由於有各種限制,其他建築師樓都提出大廈外形應該是長方形的,但我們基於各種原因和理據,再跳出設計限制的框架,最终利用橢圓形的大廈外形去解決景觀、結構、建築成本、城市規劃和節約能源的問題。



除了在辦公室工作外,我們也被安排參觀他們所設計的建築。那些建築真是世界級水準,他們也為一些大型工程設計傢俬甚至門把!手工簡直令人敬佩,尤其是水泥造工,我們在香港甚至澳洲也沒有能力達到他們的水準。德國人的專注、直接和認真的工作態度,很值得我們學習。

1 Bligh Street 工程在 2011 年完工,接踵而來得到很多業界獎項,但最重要是我們建了一座環保高樓大廈,而這項目亦影響了澳洲建築師設計高樓的概念。

>> 上一篇:簡約設計

>> 下一篇:北歐風格的神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