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訊頻道

暮光之居

由核心家庭主導的年代,子女長大後多會搬離自立,年老父母的照顧經常被忽略。有見及此,一家利用建築剩餘物資以改善長者生活為目標的社企─長屋設計─由此誕生,希望幫助長者展開第二人生。

周婆婆今年73歲,多年來受風濕折磨的她一拐一拐地走進浴室,左搖右晃,用盡氣力試著踏進浴缸。浴缸旁邊還留有曾安裝扶手的痕跡,因為有損美觀,扶手早已被兒子拆除。

周婆婆向兒子撒謊說她己不需要扶手,深恐如果自己為兒子添麻煩,最終會被送進老人院。為了可以繼續留在家中,她不顧危險,寧願每天辛苦幾分鐘走進浴缸。

這是社企長屋設計遇到多個令人心痛的個案之一,去年才成立的長屋設計希望利用建築界的剩餘物資,於三年內為2,000位長者維修及翻新家居,令他們可以安享晚年。

長屋設計創辦人之一的鄧子傑表示:

「老人家通常都不會向子女談及生活上的困難,因為他們擔心一旦說了出來,就會被送進老人院。」

令人傷心的是,周婆婆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老人問題一向被政府及社會有意無意地忽略。

雖然香港社會有逾兩成人口為60歲以上的長者,但不論是安老院的數目,或是有關安老院的監管條列都極度匱乏。現時香港約有160,000名長者,政府投放在安老服務的開支不足,造成許多潛在的問題,比如護老院的規管不足,去年結業的劍橋護老院,早前爆出虐老風波,令這方面的問題無所遁形。

雖然政府已開始檢討長者福利,但遲遲未決定是否增設更多護老院,皆因要增加1,200張床位,需要1.4億港元。

不過,這些設施在不久的將來是必需的。據估計,香港的老年人口比例將由2014年的百分之十五增加至2046年的百分之三十八。可惜,香港不少土地給分配興建豪宅商場多於用來應付嚴重的人口老化現象。

鄧子傑說:「香港的大部分住宅都不適合長者居住,因為轉彎位太多、走廊狹窄,活動空間狹小,尤其不適合輪椅人士。縱使有些長者的子女已遷出,但許多老人家都習慣把子女的物件儲起,又為他們預留回來居住的空間。這些家居都並不是為老人家而設,不適宜長者居住。」

他發現就算老人家知道居住環境差,有許多潛在危險,但對於維修的花費特別謹慎,因為他們無從得知投資是否值得,最終導致許多日久失修的住宅都繼續維持原狀。



這個現象激發三位年輕人,包括鄧子傑、湯學勤及巫永充,決定每人投資10萬元,實現把建築剩餘物資變作建材的構思,當中百分之三十用來繳付租金,其餘大部份為營運資金。公司的成立旨在為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收費合理的家居維修服務。

他說每個項目可減省大約6,000元,而護老院的平均每月收費為6,500元港幣,每年可減省約70,000港元。
現時每位60歲或以上、擁有自置居所的長者,均可獲政府房屋協會發放40,000港元的維修費,而長屋設計的裝修收費由10萬港元至逾100萬港元不等,視乎需要安裝的機材。他補充,曾中風的老人家需要安裝吊機或醫療呼吸機,所以收費可能較高。

「我們許多顧客都由簡單維修開始,例如先改裝浴室或睡房,不過安全的居住環境必需兼顧各個方面。我們可以建造許多無障礙設施,但不保證家居安全,例如,就算安裝了扶手或較高的座廁,亦有可能會因地板濕滑而出意外。」



有別於一般設計公司,長屋設計一個重要工序是徵詢治療師及護理工作者意見,為患病長者打造具護理功能的家居。不過他承認研究調查所花的時間與跟善忘的長者溝通所花的時間一樣長。

鄧子傑說:「老人護理不是我們的專長,但我們開始找到竅門。現時,我們的工作偏向機械工程多於注重設計。不過,我們逐步改變方向,令一些設施看來更美觀,這對與家人同住的老人家特別重要。」
他表示公司營運三個月就已經收支平衡。

「我們不是要賺大錢,但這方面的需求實在很大。」

這一點也不難理解。以往中國人社會所強調的孝道,已隨著社會轉變逐漸瓦解。今時今日,個人主義抬頭,昔日被認為自私、不孝的行徑,也被視作無可避免的犧牲。

張先生就是一個例子。37歲的他聯絡長屋設計為其80歲、需要坐輪椅的父親裝修家居,但最終他拿了政府資助的30,000港元後失,留下行動不便的父親分期繳付費用。

這個案例可能有點極端,不過在子女照顧下安渡暮年的長者是愈來愈少。今時今日,政府和大型企業紛紛資助本地高科技初創公司及豪華物業市場,卻甚少關注到昔日為社會繁榮作出貢獻的老人家,實在令人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