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更新:新加坡國家文物局將前浮爾頓大廈(富麗敦酒店)列為新加坡第71座國家古跡

新加坡2015年12月11日電 /美通社/ --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於12月7日宣佈將前浮爾頓大廈(現稱為富麗敦酒店)列為新加坡第71座國家古跡,為新加坡於慶祝金禧國慶(獨立五十週年)之際開展的國家古跡規劃活動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這座宏偉的新古典主義建築位於新加坡河河口,曾經是新加坡郵政總局、多個政府部門的所在地,許多新加坡先驅領導者都在這裡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這座建築在日軍佔領期和戰後也見證了一些歷史事件。

由新加坡浮爾頓酒店提供的圖片
由新加坡浮爾頓酒店提供的圖片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古跡與遺址保存部 (Preservation of Sites & Monuments) 主管 Jean Wee 女士表示:「前浮爾頓大廈是新加坡最具標誌性的殖民時期建築之一,屹立於新加坡河河口,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就是新加坡天際線的一部分。它不僅擁有宏偉的外觀和優雅的結構,還承載著數不勝數的有關新加坡發展的寶貴回憶。從原郵政總局到政府機關所在地,它擔負著多種功能,記錄了我們所經歷過的動盪年代以及我們為建設自己的國家所採取的一些措施。在慶祝新加坡金禧國慶之際,我們希望借現有建築來回憶歷史,這樣就要對那些對國傢具有重大意義的建築給予最大程度的保護和認可。2015年,前浮爾頓大廈與裕廊大會堂 (Jurong Town Hall) 及馬來傳統文化館 (Istana Kampong Gelam) 一起被列為國家古跡,這提升了建築的多樣性,更重要的是豐富了我們留給子孫後代的文化遺產,讓他們能夠聽到更多的遺跡故事。」

前浮爾頓大廈的歷史

在1819年成為殖民地後,新加坡設立了首個「郵局」,與海事處下屬港務司和進出口註冊處辦事員共享一間辦公室。隨著新加坡貿易業的發展,郵件量有所增加。1854年,郵局搬到市政廳(今維多利亞劇院)附近的郵局大樓內,在1858年成為從海運部獨立出來的一個部門。19世紀70年代,它再次搬遷,搬到了新加坡河對面的前 Fort Fullerton(浮爾頓堡壘)(1865年拆除)。

一戰(1914-1918年)前,新加坡政府曾經討論過新建一座郵政大樓,戰後這些計劃才開始著手實施。1920年5月,公共工程局的政府建築師 Percy Keys 少校與他的助手 Frank Dowdeswell 共同被任命為這個項目的建築師。新郵政大樓於1924年開始動工,1928年竣工,休-克利福德 (Hugh Clifford) 爵士(海峽殖民地總督,1927-1929年)於1928年6月27日宣佈該大樓落成啟用。就在那一天,總督將該大樓命名為「浮爾頓大廈」,以此紀念海峽殖民地第一任總督(1826年至1830年)羅伯特·浮爾頓爵士,此前的名稱 Fort Fullerton 正是取名於此。

建築價值

前浮爾頓大廈展現出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地理位置優越,這些特點讓人們了解到新加坡當時是英屬馬來亞的主要郵政部門。這個鋼筋混凝土建築由五面組成,有巨大的兩層高多立克柱廊,給人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效果。氣勢宏偉且具有古典裝飾風格的門廊出自瑞士雕塑家 Rudolf Wening 和意大利雕塑家 Cavaliere Rudolfo Nolli 之手。Cavaliere Rudolfo Nolli 還曾負責過前最高法院和醫學院大樓的雕塑作品。

前浮爾頓大廈被設計成一個多功能建築,郵政總局、新加坡俱樂部、商會、海運部和其他政府部門都曾在此辦公。該建築在竣工時還擁有當時最先進的現代設施,包括14部電梯和供郵局使用的自動郵件分揀設備。郵政總局佔有地下室與地上一樓和二樓,用作分揀室、郵政大廳和辦公室。地上兩層曾被保留作為新加坡俱樂部的設施,包括拱形的格子天花板,據說這在新加坡都是獨一無二的。現在,這種獨特的特徵仍然可以看到。

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新加坡獨立時期

縱觀新加坡的歷史,有幾個值得關注的歷史事件發生在前浮爾頓大廈。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前浮爾頓大廈在新加坡淪陷前被用作醫院,內有救助受傷的英國士兵的臨時手術室。在白思華 (Arthur Percival) 中將(馬來亞英軍總指揮官)在新加坡俱樂部將英軍向日軍投降的決定告知 Shenton Thomas 爵士(海峽殖民地總督)之後,1942年2月15日,駐新加坡的英軍向日本投降。就在新加坡淪陷不久後,新加坡華人在新加坡俱樂部向山下奉文中將提供了5000萬美元的支票。這筆錢是日軍要求新加坡和馬來亞的華人向其繳納的「贖罪費」。

前浮爾頓大廈戰時被日軍佔領,成為當時日本軍事當局總部,戰後被歸還給英國政府和新加坡俱樂部。在新加坡獨立的早些年裏,一些新加坡領導人都在設在該大樓的政府部門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包括稅務局(新加坡今日國內稅務局)、海運部、進出口部和財政部。其中包括新加坡前副總理吳慶瑞博士(從1959年開始擔任財政部部長);新加坡前總統納丹 (S.R. Nathan) 先生(在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擔任勞工部的海員福利官,後來就職於勞工研究所)以及前總理吳作棟先生(20世紀60年代就職於經濟規劃部)。

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前浮爾頓大廈附近的浮爾頓廣場成為了一些政治集會場地。大批群眾參加了集會,包括很多由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總理先生發起的集會活動。

建築的保護和當前用途

新加坡政府在1996年公佈了將前浮爾頓大廈改造成酒店的計劃。1996年9月20日,新加坡市區重建局 (URA) 宣佈該建築為受保護的建築文物,遠東機構的香港分公司 -- 信和置業成功競標該工程的重建工程,1997年至2000年成功將其改造為一間酒店。時任新加坡總理的吳作棟先生於2001年1月1日午夜宣佈富麗敦酒店開業。

Fullerton Heritage 總經理 Giovanni Viterale 先生表示:「浮爾頓大廈被列為新加坡第71座國家古跡,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歷史性時刻,我們感到無比的榮幸和自豪。這座建築不僅十分宏偉漂亮,它還充滿了無數淒美的回憶,見證了新加坡從殖民地時期和獨立前時期到今天逐步發展的歷史。我們的酒店位於這樣一個處處可見新加坡歷史和文化的建築和區域內,令我們倍感自豪。今天,這座建築迎來了新的歷史篇章。在紀念浮爾頓大廈的遺產的同時,我們還期望今後為國內外的參觀者創造新的回憶和體驗。」

前浮爾頓大廈繼裕廊大會堂(2015年6月2日)及馬來傳統文化館(2015年8月6日)之後成為2015年國家古跡名單中的一員。將這三個地方列為國家古跡是為了在新加坡慶祝金禧國慶期間紀念新加坡發展史上的一些重要里程碑事件。馬來傳統文化館原為馬來蘇丹王宮,讓人們瞭解新加坡曾經與馬來亞世界之間存在聯繫,以及新加坡在19世紀重新崛起成為一個繁榮的港口的歷史。裕廊大會堂是一個標誌性建築,展現了新加坡工業化對其獨立早期的推動作用,以及裕廊如何從沼澤地發展成新加坡第一個工業小鎮。前浮爾頓大廈作為地標性建築象徵著新加坡作為英屬馬來亞主要郵政部門的地位,它還在整個殖民、戰爭和戰後時期發揮著十分突出的作用,見證了許多歷史事件的發生。

如果一個建築被列入古跡法的保護之下,它將受到最大限度的保護,其對國家的重大意義將得到最大程度的肯定。針對候選古跡的主要評估依據是從歷史、建築和社會學角度考察建築對新加坡現有歷史景觀的重要性。

國家古跡是新加坡受保護程度最高的歷史建築,都有一套個性化的保護準則,指導業主如何遵守相關保護要求。國家文物局古跡與遺址保存部還定期進行實地檢查,與古跡業主密切合作,恢復和保持國家古跡的建築特色及其內在歷史價值。

傳媒聯繫人:

Daphne Hi
新加坡明思力集團(新加坡富麗敦酒店的公關公司合作夥伴)
聯繫電話:+65-6327-0263 / 9817-3561
電郵:daphne.hi@mslgroup.com

有關新加坡國家文物局、古跡和遺址保護部的更多信息,獲取新加坡71個國家古跡、富麗敦酒店介紹及其圖片,請瀏覽 https://app.box.com/s/f58guwqhingzfi09559lnbfnhp4ik0ri

圖標 - http://photos.prnasia.com/prnh/20151207/8521508345LOGO
圖片 - http://photos.prnasia.com/prnh/20151207/8521508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