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堅守的建築師

堅守的建築師現代建築的技術已達至一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實現的地步,不規則的曲線、銳利的邊緣以至最極端程度 – 從起草文件至物理建設等。以及建築師Florent Nedelec最偏愛的機織玻璃。Nedelec在法國長大並在美國接受教育,現在則定居於香港,而他正是市場中需求量極大的那類「具有個性及地位」的建築師,不論是住宅或商業地產發展商均希望她們擁有令全城嘩然的偉大設計。Nedelec的做法傾向於簡單但精密,以及具有個性但與環境配合的設計。他說︰「香港的樓宇是如此的密集,要創新的唯一途徑便是在外牆上發揮創意。」觀乎Nedelec的設計項目足以證明他的理想。

在巴黎Ateliers Jean Nouvel(曾負責項目︰Mercer Residences,曼哈頓,巴塞羅那Torre Agbar),Pei Cobb Freed & Partners(原名IM Pei & Partners)及Frank Williams & Partners(曾負責項目︰香港干諾道50號,迪拜Burj Residences)工作後,他創辦了Florent Nedelec Architecture並迅速享譽全球。在這裡開設自家建築師樓的原因之一,是由於他曾在香港工作的日子。他回憶說:「曾有一名紐約精品酒店的客戶,聘請我做來港為她負責四間酒店項目。」除了辦公室及住宅項目之外,Nedelec剛剛完成了The Jervois、海南度假村、Whitfield服務式住宅及位於北角的酒店項目(剛於今年春天開幕),正在建設中的項目工程則包括了台北的住宅項目 – Yong Ye Huan及於2014年竣工的中環The Queen’s。他說:「我很喜歡從事酒店業的項目,它令我感覺很有趣。建設酒店項目必需要有很神奇的做法,但您還需要營造出賓至如歸的感覺與氛圍。」

在香港工作有其一套的標準和規例,儘管有時令人感到沮喪,但有些時候卻是一項令人興奮的挑戰。Nedelec笑說︰「在每一個國家,您都必須盡量提高面積至最大的限度,這是她們的規則。」他承認保育及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在亞洲區仍處於起步階段。「政府及發展商開始注重和尊重歷史與空間,並開始意識到它們是值得保留的,看看尖沙咀的1881及荷李活道警署便是其中的例子。而可持續性建築的首要規則便是讓建築持久不倒。」根據Nedelec稱,打破遷拆和建設的循環,代表亞洲的建築業開始踏入真正的可持續發展建設的第一步。「從碳耗用量的角度來說,建築物於每20年便會出現很多問題。您可把太陽能電池和風力渦輪機設於建築物的頂部作裝飾。可持續發展的第一步是讓它們耐用持久。」Nedelec設計的建築結構並不流於時尚,他不會將設計變得容易令人納悶並在五年內被拆除,任何趨向可持續發展的舉動都是很好的進度,不管它是被動(Nedelec是創意絕緣的追捧者)或活動建築物,結構必須最大限度地減少能源消耗,或是自身製造能源以供建築使用。

問到Nedelec有關港式商業建築物的不當設計,他回應道︰「這是非常普遍的,為什麼香港樓宇的設計不能做得精明一點?我明白這需要設計師與建築標準的配合,但這種事情在任何行業都會出現。看看電腦產品,有些設計師能夠把它設計得更為精明。再看看地鐵系統,香港的港鐵系統是全球最優秀之一的。它並不需要花費更多的努力去建立,只是需要花多一些的精力去思考。我們憑藉經驗及時間的歷程,令建築技術進步以及更加精細。」那麼Nedelec希望在香港能有什麼的發揮?「我希望建造一所別墅或是度假屋,更甚至是度假村。我一直都在城市裡工作,所以我希望能參與跟大自然有關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