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持續性發展

持續性發展從報章上我們很難清楚知道當前的地球有著什麼的健康問題,早在80年代,大家都已非常關心臭氧層那穿了的洞。根據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指出,在這廿多年來,整個保護臭氧層現在已處於一個穩定的水平,或是在提高氟氯化碳前水平。但另一些說法則指臭氧層促進全球暖化(woops),南極上空的洞孔是一如以往的大。猶記得墨西哥灣洩漏燃油事件嗎?BP令污染變得一團糟,清理後令該水域的污染水平比前改進了。

可持續發展一直都遇到重重的困阻,雖然大部分的商廈或住宅發展都力倡實施環保措施,但在不依靠立法的情況下,推行實施環保的關鍵便落到私人企業身上。在特區政府的推動下,個別發展商和建築師已致力發展可持續發展的項目。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便是將近落成的希慎廣場。很多主要的高級商業業主同意,大型跨國公司的總行都有一定的環保標準需要跟隨,否則這些商廈便有機會失去一些具威信力的租戶。可持續發展的最基本要求是指環境的可持續發展和節約資源,回收再用以及減少初始的耗費。香港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 – Tris Kee解釋道︰「可持續性的建築物代表他們使用的材料可提供節能效益,降低建築與空間配置變化的相關成本,以及降低建築物的維修和更換成本,對居住者的健康、生產力及設計靈活性均有好處。或是於更理想的程度,便是一幢低碳或是零碳消費的建築。」

Make Architects的始創人 – Ken Shuttleworth現在負責一項私人住宅的工作,他認為建築師在可持續發展推動方面只是響應客戶需求之一,他說︰「建築師打造低能量的設計,但這僅是可持續性的其一要點,反而建築設計才是真正的可持續發展元素。」猶如有機食品及服裝般,要擁有可持續發展的形象需要昂貴的代價負擔。Ken指出︰「低能源設計令項目成本提高,而這便是令可持續發展的步伐停下來的原因,所以難以在業內普及化。」但成本本身是浮動性的,發展商需要的是決定他們是否願意花費成本於優質的建材,或是利用廉宜的建材,並把維修等的費用轉嫁於住戶身上。Ken續說︰「隨著能源還是比較便宜,但建築物外牆的設計仍屬過時的方法,這並不反映在全球暖化的情況下,能源使用的真實成本。發展商通常並不需要考慮營運成本,因為已轉嫁至住戶身上,他們往往喜歡使用便宜的材料,但卻不是包含環境可持續的元素。」

但是,可持續性也歸結於最簡單卻在港並不流行的概念上,這便是長壽。香港建築師Florent Nedelec說︰「以一個例子來說,巴黎周遭的建築物有些已有100年甚至是150年的歷史,但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它們仍屹立於此,這便是可持續性的建築。在亞洲區,建築物於20年或是25年便會被拆毀或是需要重建,而這製造了很多的污染。從低碳概念來說這是非常不好的。您可以把太陽能電芯放在屋頂上,但首要的還是要令建築物變得長壽。」Florent Nedelec在香港及中國地區已工作了好幾年,而MakeArchitects則於近日投進亞洲市場,跟在英國本土一樣,Ken的嵌入式可持續性設計將得到莫大的關注。他說︰「我們不會也不需要以綠色設計作包裝,我們明白在能源、日光和景觀之間要取得平衡是很複雜的。在不思考這些問題之下,業內認為選用全玻璃的設計,是無可避免地令能源成本提高。」而著名的建築師樓Ronald Lu & Partners便是最早推行可持續性設計的菁英之一,但相信將有更多的業內人士會以此作為他們的設計元素。Florent Nedelec稱︰「我們累積多年的建築經驗,將推動建築師朝著這個方向邁進,正如我們正在構建更多可持續性的項目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