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快訊

協成行之真知灼見

協成行之真知灼見在第二部分與協成行董事總經理方文雄的訪談中,他提到香港人對地產商根深柢固的想法及香港的未來發展。

你認為真的有官商勾結,推高樓市嗎?

我不認同。

為什麼人們有這樣的想法呢?
香港的情況十分特殊,所有土地由政府持有,政府才是真正的大地主及最大的持份者。政府負責供應土地,每次拍賣幾乎都可成功賣出,並且獲得賣地收益。如果單從這個角度來看,地產商的確有點像「收買」政府,所以雙方要「合作」去推高樓市。不過,較早前推出的印花稅,目的是要打擊樓市,證明了雙方並沒有合謀。而且,地產商要補地價才可在某塊地皮上興建六層以上的大廈,過程需時甚久。因此我一直也不相信有官商勾結存在。

種種政策的不便及政治活動,亦未令你放棄地產業,為甚麼?

我花了大半輩子時間在這個行業上,當然不會輕易放棄。這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行業,不像某些科技產品很快被淘汰。以唱片業為例,已漸漸在市場上消失。房屋是剛性的需求,而且每個人也要一個工作地方,正如理髮的需要一樣,地產業不會因為科技推陳出新而被取代。當然,我們也要創新,彈性上班時間及共用辦公室等概念在改變整個行業生態。不過,我們有時間調整,我相信可以做得更好的。

你投身這個行業已22年,觀察到甚麼變化嗎?

人工愈來愈高,而建築科技也日新月異。現時,地產業需要各類專業人士包括物業經理、建築師及測量師等等,市場也有更多的選擇包括本地及國際專才。因此,項目可以做得更好,更具代表性,但香港始終未有太多一流建築。在這個大城市中,我不想只看到千篇一律的大廈,其實可以有更多元化的選擇。

協成行日後有甚麼計劃,會作出甚麼新嘗試?

基本上,我比較著重營運理念,而不是個別的作品。個人而言,我十分怕悶,也不喜愛重複。我相信客戶也一樣,不會經常買同樣的產品。另外,我也愛閱讀及與人交流,以獲得更多靈感。一間公司要成長,不可貪圖安逸。我常常在想,怎樣可以令物業管理變得更有趣、更加人性化呢?反而我不會太過在意買了多少地,或怎樣才可以得到更多盈利。賺錢固然重要,但如果我們只聚焦在這點上,公司便會與市場需求漸漸脫節,設計也不會再有心思。這絕對不是我心目中的營運方式。客戶認同我的理念,公司才可繼續經營下去,反之便會被市場淘汰。因此,我們必須與客戶同步,才可以在市場上佔一席位。

作為一間私人企業,是否有更大的自由度呢?

絕對是。

協成行獲得不少保育及環保的獎項及榮譽,對公司有何重大意義?

我們需要一個持續發展的城市,作為當中一份子,若我們就這方面盡一分綿力,便有機會改變身邊的人或事。我們不斷推出保育及環保計劃,目的是希望影響更多人,包括員工及合作伙伴。我們的一言一行也可能改變別人的想法及行為,因而促使更多公司關注到持續發展的重要性,並加以仿傚。

環保科技是不是十分昂貴呢?

的確是。有些科技十分實用,有些卻作用不大,有些甚至需要很長時間才可以回本。總括而言,若環保技術沒法持續下去,便沒有意思。因此我們會精挑細選,我們未必會選用一些最頂尖的科技,反而會用一些價格合理的技術來達到預期效果。

哪個是你心目中最愛的建築物呢?

我十分喜歡Genesis。這是一座活化大廈,內裡有不少藝術空間,獲得不少好評。

你認為十年後的香港會變成怎樣?

我對香港的前景十分樂觀。雖然目前的政治氣候不明朗,加上內地因素影響等等。不過,只要有實力,仍然可以吸引資金、人才及締造理想的環境。香港會繼續成為中國內地十大城市之一。即使有不少壞消息縈繞,我們仍然是一個美麗和重要的城市。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甚具影響力,而香港也有其可取之處,可令中國更加進步,例如是衛生意識。

你認為香港有能力做得更好嗎?例如成為中國五大城市?

絕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