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英國建築巨匠進駐香港

英國建築巨匠進駐香港建基於英國的Make Architects已於香港及北京成立工作室

成立於2004年,Make Architects由一間小型的工作室,致力於不斷創新的設計,令它於短短數年間便成名起來。現在,它更拓展至亞洲其他地區。Make Architects合夥人JohnPuttick一向都抱有一致的想法︰「很多人都明白建築直接影響生活素質,這並不只是『學術』的原則,而是直接關於現實的生活。它不單會影響整個城市,更會影響每個人的個人生活。」

Make Architects曾承接多樣不同的項目工程,包括今年在倫敦舉辦的奧運會手球競技場、一系列的翻新項目、新的商業大樓、整體規劃、零售、機構及住宅結構等,地點由新加坡至紐芬蘭,從阿布扎比至悉尼及所有中間點均包括在內。而有什麼因素令MakeArchitects於十年間便躋身國際專才行列呢?Puttick回應說:「我相信因為我們的設計真的很新穎及充滿創意。我們專注於具有持續性但非常現代化的設計,而這些都是成功的主要元素。當倫敦辦事處開業時,在業內是非常新的設計公司,由於我們的項目具有獨特的設計,因此令我們嶄露頭角。」

他們獨特之處—從扭塔懸臂式外牆及其聞名的結締組織和互動空間,Make Architects所負責的某些項目是全球項目結構中最現代化的,而當中更包括了耐用及持續性的特質。現在,可持續發展已成為一個流行語,尤如水療中心、環保及有機等詞彙,可說是一種純粹營銷的策略。但Puttick則認為這是關於智能式設計多於昂貴的技術添加,從一個工作及生活的地方,我們之間的相互作用會產生較大的影響。他說︰「這是設計學的關鍵。我們會考慮到建築物的能源使用方式,而這便是設計上的影響,它們是有連鎖性的,這都是基本的工作。如果一開始時便注意這些細節,那麼便不需額外的支出也可達至最理想的效果。例如從坐向的設計中,可解決太陽或避免及減低來自太陽的傷害,而這些決定都不需要任何費用的。這一切都是基於良好的設計。」

全球有很多城市擁有很多偉大的設計,包括Make的家鄉—倫敦。從區域性來看,東京已非常強大,而漢城則是另一後起之秀。為什麼Make會選擇進駐北京?Puttick把它歸結為時機和環境並說︰「我其實也喜歡漢城某一些的地區。但我們已經與北京和香港有一定的網絡連接,那裡有越來越多的項目機會,這便是業務本質上的因素。我們還可以看到很多的發展將能輔助我們的工作,中國現時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國家,於過去數年有很多重大的轉變,並且有些仍在進行之中,它們正處於發展階段中,而人們也希望嘗試多些新的想法。」

對於香港被譽為建築結構及設計的災難區,Puttick卻有另一番見解︰「我不同意這概括的說法,反而我認為這是反向的。香港曾經是一個令人非常興奮的的城市,充滿動力且變化很大,這裡有變革和創新的意識存在於其中。」提及迷宮般的購物商場設計,或密集壓迫式的辦公大樓,Puttick則在某程度上認同是的,但他同時也看到市容的光明一面。他續說︰「是的,在某程度上當您看著這些建築物,不知道如何能改善它們,而這便是我們現在要做的。」Puttick對於發展商的建築設計問題有點保留,但他確實明白到他們的思維方式。他指出︰「大家都明白發展商是一項生意經營,但我認為他們正於設計方面提升競爭力。設計質量變得越來越重要,這就是香港令人興奮的原因之一。我認設計意識已相當強烈。設計與可持續發展正是人們對住屋選擇的主要關鍵因素。」而Make將正式公佈於香港的項目列表,相信他們會帶來一番新的景象。

Make最重視的是讓人們在空間內的連繫,通訊的發達令世界更加封閉,但這並不一定存在於Make的設計之內。Puttick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觀點,我覺得特別在辦公室內,它具有相反的效果。面對面的互動更為重要。」不論在商業或住宅的項目設計中,Make都非常注重強烈的互動創意設計。Puttick總結︰「不論是什麼方式,我們都致力於創造美好的工作及生活環境。過程中最激動人心的便是當人們接收這些建設時,您看到它成為城市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我們實實在在地做出來的,那感覺真的是太好了。」